[ICE 4][APH]或許永恆可以測量 (下) 試閱02

黑塔同人
05 /08 2017
  「哥哥。」
  ……誰。
  「……」
  插著什麼的手臂被移動,手被溫暖而柔軟的雙掌包住,是一點都不熟悉的掌心;羅維諾以為那個人會有下一句話,一直努力打起精神想聽見,可直到再次睡著之前,羅維諾沒再聽到對方有任何聲音,僅僅只有暖得發熱的手掌可以確定那個人還在這裡、就在這裡沒有離開。
  
  好不容易睜開眼睛,看見的第一個畫面是雪白的天花板。
  還沒有足以移動身體的力氣,暫時也沒有想要移動的羅維諾試著眨了幾次眼,確定自己是在現實裡,映入眼裡的東西都是真實的,不會在他下一個眨眼時變成泡泡碎掉。好想喝咖啡。羅維諾瞇著眼睛,覺得自己又快睡著了,而還沒有人注意到他醒來,至少到剛剛為止他還沒發現有人。
  旁邊突然有個人影起身、開門、衝出去,沒多久就聽見外面有嘈雜的聲音沿著走廊迅速接近,感覺不大的病房瞬間被各種白衣人員塞滿,那個光是起身就嚇了羅維諾一大跳的元兇正在他們中間,整個人被好幾個醫護人員擋住,羅維諾看不清楚他現在是怎麼樣的表情,視線所及與耳朵裡能夠聽見的全是醫護人員的聲音。
  你這傢伙又死不說話啊。
  羅維諾想嘆氣,但光是這個動作所牽動的肌肉就讓他痛得想慘叫,讓他很快打消想多做什麼的念頭,醫生問什麼他回答就是了。
  直到醫護人員漸漸散去,羅維諾才終於能看到菲利奇亞諾的表情,老樣子是完全看不懂的微笑,只是這次羅維諾覺得溫度好像高了一點,比較像人類了。
  「……馬鈴薯咧?」這是羅維諾想了好久才想到的第一句話。
  「再早兩個小時醒來的話,哥哥就可以看到了。」
  「喔。」
  羅維諾皺眉,不確定自己現在要做什麼,繼續睡嗎?他好像睡很久了,但就算想起來也沒有辦法,剛剛他試過抬手,不知道為什麼完全使不上力,而且還痛得要命。
  「哥哥這次睡到天亮的話,基爾哥哥就會過來囉,他這時候應該在睡覺,我應該告訴他哥哥醒了嗎?」
  「不、用吧?」
  睡得太久連語句都有點怪的羅維諾打了個呵欠,不意外的感覺到胸口附近某些地方正在抽痛。
  「他過來,我搞不好又睡著。」
  「也是呢。」
  羅維諾總覺得菲利奇亞諾好像快倒下去了,是幻覺嗎?可能是幻覺吧,畢竟對方在確定羅維諾沒事,現在也沒有要做任何事後,便打開書逕自沉入書中,那本書看起來還不太好看。
  說起來,我睡了多久?
  羅維諾垂下眼睛想了好久才想起他是不可能知道的,沒辦法,只好問床邊的人:
  「我睡了多久?」
  「十七天又二十個小時。」
  菲利奇亞諾的回答又快又精準,活像他早就知道羅維諾要問這個問題一樣,但他不是正在看書嗎?
  「好……久。」
  可能是腦子鈍鈍的,也可能是沒有體力,又或是沒有精神,羅維諾只回得出這句話。
  「很久呢。」
  其實羅維諾沒有想說什麼了,可菲利奇亞諾把書擱在膝蓋上看著他,被他看得不繼續話題好像很奇怪的羅維諾只好擠出新問題問他:
  「你跟基爾伯特輪班,看著我?」
  「對。」
  「你們都不用上班喔?」
  「還是要上。」
  菲利奇亞諾想了一下才繼續說下去:
  「基爾哥哥偶爾會進辦公室一段時間,時間不是固定的,他普通都是白天在醫院,偶爾會帶著電腦來想做點事,但他很擔心哥哥所以帶著來也處理不了什麼事情,這幾天就沒看到他帶。」
  「他跟你說的?」
  「不是喔。」
  菲利奇亞諾搖搖頭:
  「基爾哥哥是個很好懂的人,跟哥哥很像呢。」
  跟你這傢伙比起來誰都超好懂的好嗎。因為全身無力的關係,羅維諾輕易的阻止自己把剛剛的話說出口,
  「是說我完全不能動。」
  「因為哥哥傷得很重,要讓哥哥理解的話、等我一下。」
  還來不及跟他說其實我沒有很想知道自己傷成什麼樣子,菲利奇亞諾已經不知道從哪裡弄出一面大鏡子舉到他面前,看那花樣與歷史感應該是醫院用品沒錯。
  「……哇靠。」
  「不能動很正常呢,醫生說至少要一個月才能自由移動上半身。」
  羅維諾看著鏡中被各種醫療器材包得幾乎要認不出來的自己,露出後悔的表情:
  「我是不是太早醒了啊?」
  「要是哥哥睡超過一個月都沒有醒,基爾哥哥可能會拆了醫院呢。」
  「那也太可怕。」
  「是醫生自己說哥哥不會昏超過一整個月的啊。」
  菲利奇亞諾歪歪頭如是說:
  「這時候能相信的只有醫生了呢,如果他說錯了,被討厭也是正常的吧。」
  「那也不至於拆了醫院吧。」
  「那樣哥哥會很麻煩的,我會阻止他。」
  「……我醒的時間還不錯嘛。」
  「是呢。」
  總覺得沒辦法跟這個人繼續說下去。羅維諾仗著自己又開始覺得累了,跟他說聲晚安又睡了過去。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