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 4][APH]或許永恆可以測量 (下) 試閱01

黑塔同人
05 /06 2017
耶一開場就是八點檔(幹)

-----------

  基爾伯特抵達醫院的時候,菲利奇亞諾已經在那裡了。
  
  「到底發生什麼事?」
  「有台紅色跑車超速過彎的時候沒有看燈號,哥哥正好在斑馬線上,視覺死角。」
  菲利奇亞諾的語調平鋪直敘,口氣和平常的說話方式沒有兩樣。
  「醫生怎麼說?」
  「還在急救,不知道。」
  說明完成,菲利奇亞諾又坐回急診室外的長凳上,拿起應該是從醫院的報架上拿回來的報紙開始看起藝文版。
  眼前的畫面怪異得讓基爾伯特有種羅維諾、他重要的戀人此時其實是在動盲腸炎手術而不是出車禍送到醫院的感覺,他的親生弟弟坐在病房外面看報紙,可手術室的豔紅燈箱鮮明亮得刺眼,不時還有白袍人員在走廊快步來來去去,明明該發抖、不安的場景,可眼前應該跟他同一陣線的人行動正常得彷彿他才是不正常的那個人,讓佇立在蒼白走道上的基爾伯特感到茫然無助。
  「基爾哥哥不坐下嗎?」
  菲利奇亞諾從報紙裡抬頭看向基爾伯特,後者失神的看著他,順著他的話語在長椅上坐下。
  咖。
  一個穿著白袍的男人拿著不知道是什麼的表格,走近他們,左右巡視:
  「請問哪一位是羅維諾˙瓦爾加斯的親人?」
  「我、」
  「我是他弟弟。」
  菲利奇亞諾起身超越喉頭被什麼卡住的基爾伯特,而看見菲利奇亞諾長相的男人略為怪異的看著站在生死交關依然從容的他,遞出表格:
  「這是手術同意書,由於傷患的情況相當危急,希望您聽完後能盡速決定。」
  「我知道了。」
  隨之而來的是一串醫生想詳細交代又想簡明的說明,醫生努力的講得清晰,可基爾伯特站在一邊只覺得手腳發冷,他心愛的戀人躺在手術室裡生死交關,醫生講的每一句話,無論專不專業他都找不出樂觀的敘述,連醫生本人的表情都沉重得彷彿在害怕眼前這兩個人隨時會衝上去抓住他的領子問他你就不能想想辦法嗎||
  「手術的成功率是四成五?」
  「是的。」
  「有後遺症的機率也很高。」
  「是的。」
  「嗯,好了,需要證件證明身分嗎?」
  「什、啊好的,麻煩了!」
  「這是身分證。」
  明明還在問問題、明明還在確認狀況、明明是該拼命的讓人鎮定下來的時候,菲利奇亞諾問的問題卻只是在確認:「啊,我想的沒錯。」僅僅是在簽名的時候出聲,連掏出證件的手也沒有顫抖,穩定得跟拿信用卡出來刷卡順便確認簽單姓名無誤一樣。

  「謝謝您的合作,我們一定會全力搶救!」
  「麻煩各位了。」
  菲利奇亞諾送給醫生一個笑容作為結尾,那個人露出不解的表情看回去,可傷患與手術重要多了,他很快就消失在門的另一端。
  剛剛那個人是在懷疑菲利奇亞諾他沒有聽清楚對嗎?基爾伯特愣愣的看著對方跑得不見人影,回想剛剛菲利奇亞諾簽完名之後,那個醫生還慌亂的多解釋了幾次,就像是賣直銷仍還有良心的售貨員在反覆阻止對方,又或是、對方簽下鉅額款項的瞬間快得像是沒有思考過。
  而且那個人的表情就好像不知道自己簽了什麼一樣。
  「菲利奇亞諾。」
  「嗯?」
  基爾伯特無法抑制情緒的快步走上前扯上對方的領口,對方比自己矮一點,一扯就被他拉得腳踩不到地:
  「你剛剛簽了什麼你知道嗎?」
  「知道,手術同意書。」
  即使被人扯著領口,菲利奇亞諾的從容還是沒有變,僅是略略困擾的瞥著拉得他脖子發痛的領口。
  「那是可以這麼輕易就決定的事情?你不是他親生弟弟嗎!」
  「基爾哥哥有更好的選項嗎?」
  菲利奇亞諾的眼睛直視著基爾伯特:
  「不快點做決定的話,哥哥會先沒命的喔。」
  褐色的瞳色溫溫潤潤,基爾伯特瞪著那雙眼睛,終究虛弱的鬆開手,望著手術室深鎖的大門,想著原來情緒衝到極點是真的掉不出淚的啊。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