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44]或許永恆可以測量 試閱01

黑塔同人
12 /02 2016
稍微檢查完錯字了先放一點出來(幹


----------------


基爾伯特習慣早上比別人更早出門,大約是早上會開的店還零零落落的搭起鐵門或推出餐車的時候,基爾伯特已經走在前往公司的路上,和周邊稀稀落落還沒睡醒的上班族不同,他從走出家門開始便充滿精神,已經準備好隨時能迎接整天的戰鬥。

  基爾伯特在前往公司之前會給自己來杯咖啡,他習慣轉進左手邊轉角離開主幹道,拐進大路旁的支線道路後,可以發現有一間小小的咖啡廳已經拉開鐵門,是間主打咖啡與簡餐的小店,店內空間小得只能容納吧檯與一排窄小的坐位,開店與否則以有著隨興手繪花紋的玻璃門上那個牌子是否轉到【APERTO】那面判斷。
  「啊,開了開了。」
  基爾伯特笑著走近咖啡廳的落地玻璃門,早晨沒有開燈的店內有著獨特的氣氛,是種連空氣裡的灰塵也顯得安靜的氣息。
  鈴鈴、鈴鈴、鈴鈴--
  掛在門沿上的鈴鐺受到提醒,歡悅清脆的聲音把正在後台的店長從後頭叫了出來:
  「Ciao.」
  「Ciao,跟平常一樣。」
  「知道了。」
  比基爾伯特略矮的青年在回話之前已經轉身打開機器,壓根篤定基爾伯特不會選別的什麼,看他篤定的模樣,說實在的,基爾伯特有時候真的很想點些別的什麼為難對方,可每次這種想法在心底總轉了一圈又會安靜下來,沒辦法,他真心喜歡這個有著橄欖綠眼睛的青年做的卡布奇諾,覺得單論這一項的話,他做得比把店傳給他的前任店長還有味道,早上不來一杯可是會讓他深覺一天沒有開始,工作效率會大幅下降,要是因此加班,就不能準時去接阿西,這是無論如何也無法忍受的!
  所以基爾伯特從來沒換過別的單品,想想也是很正常的。
  「來。」
  青年在基爾伯特放空的時間內已經把咖啡放到他眼前,隨口又跟另一個剛走進店裡的客人打招呼;青年不管跟誰打招呼都帶點隨性的口氣,可眼睛總會好好的掃過客人這點,基爾伯特覺得很有趣,而且他似乎是用此來注意對方狀況,基爾伯特看過好幾次他出聲對著熟客問是不是感冒了或者發生什麼事等等:隨便的口氣底下是個溫暖的人。基爾伯特看著眼前其實對一般人來說相當苦澀的加強版卡布奇諾(基爾伯特特調),笑著把錢放在桌上,拿起咖啡轉身離開:
  「我下午再過來找你拿之前定的點心」
  「做好了啦你隨便時間來拿都可以--美麗的小姐,今天想要來點什麼?我能為你做點什麼嗎?」
  不過對女孩子翻臉比翻書還快這點,基爾伯特每次看到都很想笑。

  「早上你笑個屁啊。」
  「啊、你有看到喔?」
  結果下午一進門就被算帳,基爾伯特有點佩服對方的記憶力跟觀察力,他還以為對方當下眼裡只有那個女孩子,嗯,計較小事的程度也是蠻佩服的。
  「廢話你以為你離櫃台多遠啊?」羅維諾露出了鄙視的表情。
  「沒辦法,你面對女性的時候表情總是換得特別快,超級好笑。」但基爾伯特面不改色。
  「你真的很奇怪你知道嗎?」 
  「幹嘛?羅維諾又搭訕失敗喔?」
  突然有厚重的嗓音從基爾伯特背後傳來,把兩個人同時嚇了一跳,而嚇到人的中年男子則笑著問:
  「我猜對了嗎?好的各位下好離手!先選覺得我是對的!」
  附近幾個搶到桌子或沒搶到桌子的熟客開始笑著舉手表達意見。
  「你們搞清楚誰是老闆啊!」
  對長輩實在不敢亂來的羅維諾有些慌了手腳,可沒一會就被熟客的大叔揉揉頭髮:
  「開你玩笑啦,來,請問搭訕有成功嗎,偷偷跟我講?」
  「……」
  羅維諾瞪了對方一眼,轉身回去繼續做剛剛做到一半的三明治簡餐。
  「那個,店長大人、」
  「蛤?」
  「我是來拿點心的,你早上不是還記得嗎?」
  看著羅維諾空白三秒立刻蹲下去翻找的模樣,噗醬真心覺得這是家好店,真的,嗯,他要忍著不能現在笑出來、嗯,加油,至少要等到自己付完錢要跑掉的時候--!

  怎麼說呢,羅維諾是個多可愛的人啊。

  沒有預告也沒有任何前兆,只是在平凡且重複著日常軌道的某一天的某個令基爾伯特煩躁的時刻,腦海突然而然跳入一個人,像是手機一開畫面突然跳出一張圖、跳出他每天早上都會見到的一片風景--「好想見見他。」,不是想念咖啡的香氣、不是想要待在寧靜的咖啡廳、也不是懷念好喝的咖啡,僅僅是想見那個對上男人總是嘴賤又態度不怎麼樣,可是不熟的時候總是對客人很有禮貌、對女客人則是永遠都笑容滿面,十足雜誌帥哥的羅維諾。
  是太累了嗎?基爾伯特揉揉自己的眉心,擔心力氣放得不夠重又多捏了幾下,路過的部下還因此走過來詢問需要眼藥水嗎?
  「沒有那麼累,謝啦。」
  婉拒過對方的好意,基爾伯特望著桌上早已被他喝得只剩下咖啡印的咖啡紙杯陷入沉思,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咖啡因中毒了才會上班上到一半開始想念泡咖啡的人?難道自己潛意識裡想要有喝不完的咖啡嗎?說起來要喝很多咖啡的時候就是工作很忙的時候,但最近這陣子並沒有忙到需要喝上大量咖啡,到底是怎麼回事?或許是自己成為工作狂了?不可能啊,他可是把工作跟休閒分得跟被摩西切開的紅海一樣清晰的人,怎麼可能會出現這種念頭,更何況他想要準時下班的動機比誰都強烈,可是往這方向想的話腦袋會冒出這種畫面的原因更是團謎了。
  怎麼想也想不出足以讓自己滿意的結論,基爾伯特決定先放下自己居然會上班上到一半的時候想念一個男人這個原因不明的謎題,專注在手上的工作上,以便達成準時最好還提早下班的目標,好讓自己跟寶貝弟弟的相處時間可以盡量增加。
  可奇怪的是,上班上到一半突然想起咖啡店的店長這種情況卻一再發生,有的時候甚至是想了好一會才驚覺自己怎麼又來了?

  對啊,為什麼又來了?基爾伯特怎麼想也想不出個好理由解釋這段時間以來自己的腦子是怎麼回事,又再度浪費了五分鐘的上班時間在思考這個問題後,基爾伯特決定把這個感覺十分重要的問題放到他晚上回家跟弟弟說完晚安之後的個人時間去思考,畢竟想著羅維諾這個人對他來說的確蠻有放鬆效果的,雖然說想著一個男人有點奇怪,但很可愛所以沒關係吧?又不影響到誰,泡的咖啡又很好喝,說不定就是因為自己在潛意識裡把羅維諾跟放鬆還有悠閒的意象放在一起,腦袋才會在繁忙的時候突然把羅維諾的影像叫出來,想想這不也是很合情合理?說不定事情真的只是這樣而已。
  得到足以讓自己滿意的小結,基爾伯特終於能回到自己的工作上做他該做的事情,卻沒有想起其實他最近並不怎麼忙。

  「嘿店長大人!」
  「歡迎、喔是你啊。」
  基爾伯特發出他特有的笑聲,趴到吧台前望著發現是他後馬上回頭做自己事情的羅維諾:
  「來杯咖啡,跟平常一樣。」
  「你等等,前面還有人排隊。」
  「沒問題。」
  環顧四周尋找空位後,基爾伯特隨意找了個店面前端靠牆的位置坐下。
  羅維諾的咖啡店不大,長型的店裡光是吧檯就占了近二分之一的空間,基爾伯特坐的位置正好可以把羅維諾的動作盡收眼底--這傢伙雖然對男人吐出來的話總是不太客氣,也有些冒失迷糊的地方,但看他泡咖啡的動作還真是一種享受:毫不含糊的節奏、準確的控溫、精緻的拉花……只要是關於他的專業,羅維諾就能做得非常優秀,即使面對眾多顧客也不顯慌亂的完成一連串的步驟,光是看著這些都讓基爾伯特覺得心情舒暢,且光是在旁看著,心頭就覺得暖暖的、嗯?他手上那杯是我的吧?輪到我了?
  咚!
  「幹嘛一直盯著我看?」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