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法英]鼻子蹭過來了

黑塔同人
08 /01 2014
誰來拯救一下我的腦袋,原本真的打算要早點貼的……
天佑台灣。


以下正文/新刊試閱
----------------------

  「你這傢伙到底是怎麼摔的……」
  「哥哥我很帥氣的拯救了一位正要摔下樓梯的美麗女性喔!」
  「然後你自己就掉下去了。」
  「嘿嘿。」
  「居然笑得出來,你腦子進水了嗎?」  
  「哥哥我只知道小少爺你再往下一點,哥哥我的眼睛就要進水了。」
  「那很好,給我把眼睛閉起來。」
  「等等等等小少爺你、嗚喔好痛!」
  「我說了讓你閉眼睛的吧。」
  亞瑟用力壓下法蘭西斯的頭,手指往前伸到近乎眼睛的位置,手上的泡泡也跟著慣性掉到法蘭西斯的鼻子上。
  「哥哥我受傷了啊!就不能溫柔一點嗎?」
  「你不覺得你找錯人?」
  亞瑟認真的盯著眼前被自己抹滿泡泡的金色頭髮,以直覺回答完某人的哀嚎後陷入自己的世界裡,用自己覺得「應該是這樣吧」的角度左搓搓右揉揉,然後前後抓一抓……
  「你的手什麼時候才會好?」
  「半個月吧,對了醫生說還有摔到肋骨,不過哥哥我覺得那就像是肌肉痠痛,實在沒有骨頭裂了的實感。」
  「後來那女的有說什麼嗎?」
  「嚇哭了。」
  「有傷到?」
  「是個纖細又有同理心的女性,即使哥哥成為保護她的堅強屏障,看見我受傷之後一邊哭一邊拿電話找救護車,還陪著哥哥我去醫院呢。」
  「我這麼粗線條還真是抱歉啊。」
  「哥哥我並沒有要諷刺親愛的你的意思喔喔喔不要讓泡沫跑到耳朵裡、」
  「給你戴洗澡帽算了。」
  「是你的技術太爛了。」
  亞瑟鼓起臉頰,用力抓過法蘭西斯的頭皮,不意外又聽見一陣慘叫。
  「剛剛是誰讓我來動他頭髮的,是個男人就忍耐點。」
  「小少爺是鬼!太過分了,傷患要得到溫柔的照護才會好得快啊!」
  「去叫害你摔下樓梯的女孩子來幫你洗頭啊。」
  
  好不容易洗完頭髮,亞瑟拿起吹風機,以比當年拿槍還要嚴肅的表情盯著法蘭西斯看,看得法蘭西斯忍不住往後縮,但椅子就是那麼大,再縮也縮不到哪裡去。
  「燙到要跟我說。」
  亞瑟以非常沉重的口吻說出這句話,如果有個第三者聽這句話沒聽清楚內容,可能會以為亞瑟是在說「你可能會死」,雖然聽得很清楚的法蘭西斯看起來也像是聽到這句話,整個人都僵得像石頭一樣。
  「小少爺,請務必珍惜我們都很喜歡的它們。」法蘭西斯伸出手握住亞瑟的手,深情的說著。
  「你知道,我對這種事情沒什麼經驗。」亞瑟露出為難的眼神:
  「我會努力的。」
  「哥哥我現在後悔來得及嗎?」
  「吹頭髮而已我可以的,頭不是都讓我洗了嗎?」
  「避免傷害擴大啊。」
  「明明一開始要我幫忙洗頭的是你吧!」
  「一隻手要洗頭很難嘛,哥哥我難得可以跟小少爺撒嬌欸--」
  「你撒嬌還看時間的嗎,從來都沒有好嗎!」
  「小少爺也可以跟哥哥我撒嬌啊。」
  「跟傷患撒嬌?」
  「我說平常!平常!」
  「頭過來啦!」亞瑟受不了,伸手要抓某人。
  「要溫柔一點喔。」
  「……別用那張大叔的臉說這種蠢話。」
  「太失禮了!」
  
  真的開了吹風機,因為聲音大得蓋過其他聲音,不管講什麼對方都聽不清楚,兩個人誰也沒有要跟吹風機比嗓門大的意思,整個房間裡突然只剩下吹風機吹出來的隆隆聲響,讓亞瑟一時無法習慣。
  安靜過頭了。亞瑟抿著嘴,以手拎起幾綹頭髮在掌心,另一手順著頭髮的生長方向吹著,吹一會又換另一些頭髮繼續吹、吹一會又換,偶爾說句:頭側一點、轉過來、換邊……之類簡短的用詞,亞瑟很少碰到法蘭西斯這麼安靜,雖然之前他不時會被法蘭西斯抓著把頭髮吹乾,可那是被服務的時候,他只要負責閉目養神,隨便想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在睡著之前頭髮就會被吹乾,那段時間對他來說似真似幻,可當角色互換,小心翼翼的替人吹頭髮時,亞瑟總覺得時間的流速與之前完全不同:是不是因為法蘭西斯的頭髮比較長?
  也有可能。亞瑟自問自答,可拉過法蘭西斯的耳側頭髮吹時,他得到的新答案是因為他被信任著。
  頭是很重要的部位,把自己的頭交給別人,輕輕鬆鬆的放空,就是一種「我信任你」的意思,即使偶爾會因為對熱度掌握不足,讓別人弄痛自己,即使如此還是安心坐著的原因,就是認為對方絕對不會加害自己,也表示對方跟自己是很親密的關係,否則不會交由別人來做如此私人的事情。
  吹著吹著,除了法蘭西斯偶爾悶聲喊痛讓亞瑟嚇得趕快換地方吹之外,不知不覺空氣裡充滿了剛洗好頭髮的淡淡髮香,面對氣味的來源,現在看起來蓬蓬鬆鬆的奶金色頭髮,他露出鬆了一口氣的滿足微笑:
  「好了。」
  法蘭西斯伸出還能用的手摸摸自己的頭髮:
  「謝謝,可以幫忙拿梳子嗎?」
  「我幫你梳吧。」
  法蘭西斯的眼睛睜大了點:
  「那先謝謝了?」
  「可以綁緞帶吧?」
  法蘭西斯看向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哪裡把緞帶拿到手上的亞瑟,無言的點頭:根本就是預謀犯案嘛。 
  「已經可以編成短辮子了。」
  亞瑟的聲音聽起來很開心,只是不知道是因為頭髮很長還是因為長得可以玩。
  「那該找時間去剪、小少爺你手頓了一下,捨不得哥哥我的漂亮頭髮嗎?」
  亞瑟沒有回答,於是法蘭西斯自己接下去:
  「你捨不得的話就下個月再剪好了,等哥哥我手好了之後,這段時間你要對哥哥我的頭髮做什麼都沒關係喔❤」
  「……真想回家啊。」
  然後法蘭西斯大笑出聲,亞瑟忍不住揮拳,法蘭西斯成功閃過順便跳起來,明明傷了還是滿房間跑給亞瑟追,兩個大人幼稚得像個孩子--不過傷了的人當然跑不快,於是法蘭西斯趁著要被抓到的瞬間拉著人撞到床上去,沒想到方向沒算好,床角敲到受傷的手,痛得法蘭西斯整個人捲成一團,徹底嚇到旁邊的人:
  「鬍子?喂,你還好嗎?」
  「痛痛痛、先別跟我說話、噢……」
  亞瑟看看法蘭西斯皺成一團的臉,又看看本來就受傷的手,亞瑟突然傾身吻上纏著手的繃帶:
  「不哭不哭,痛痛飛走囉。」
  抬頭看見法蘭西斯古怪得活像看見什麼怪物的表情,亞瑟張嘴想要說些什麼,又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最後賭著氣紅著臉翻過身:
  「以前阿爾跟馬修受傷的時候都是這麼做的。」
  「呼呼。」
  法蘭西斯用鼻音笑了出來,整個人蹭上去,鼻子蹭在亞瑟頸邊,弄得亞瑟整個人更熱了:
  「謝謝你,感覺痛痛真的都不見了❤」
  「……白癡。」
  「這句話哥哥我只會讓你罵喔。」
  「你是把腦袋也摔了嗎?」
  「痛、手好痛喔--」
  「怎麼了!?」
  「因為小少爺太無情了,所以哥哥我的身體跟心一起受傷了。」
  「我看你是真的該回醫院檢查腦袋是不是摔出問題了。」
  話雖如此,亞瑟還是嘆氣、轉身把長跟自己差不多大小的大孩子摟進懷裡,讓法蘭西斯滿足的窩在他胸前。
  「親愛的,哥哥我真的好喜歡你。」
  「看你可憐才特別開放的。」
  「是是❤」
  
  偶爾這樣也不討厭啦。亞瑟看著連睡著都很堅持要倚在身邊討摸摸的法蘭西斯,嘆了今天不知道第幾次的氣,卻還是忍不住對著懷裡的人無聲的笑起來。
  真的真的是特例,他手好了真的就不讓他這樣玩了。亞瑟又在心裡重複一次,接著低頭吻上鬆軟的、帶著香氣的、由自己整理的頭髮,閉上眼睛:
  晚安,我的大男孩。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