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法英]恋愛當中

一切都是愛
07 /27 2014
安安隔了三百年回來就是發試閱真是對不起……
我記得我好像有在噗浪上PO過一堆東西結果都沒整理過來,追BLOG的大家對不起m(_ _)m
結果好像都是在道歉嘛但總之暑假場我又有新刊啦!
以下是試閱

------------
  亞瑟習慣早上起床時先往手機摸。
  對於許多現代人來說,這是句廢話,早上起床先把手機鬧鐘摸掉已經是反射動作,而且這個動作短短幾分鐘還會發生好幾次,因為一般都會設兩個甚至更多,這是智慧型手機的好處,也是壞處,但對亞瑟來說,事情並不是那麼平凡的發展。身為一個老派的英國人、一個活了上千年還熱愛傳統的人,他其實還是很習慣用普通鬧鐘叫自己起床,只是他的清醒動作比較特別:鬧鐘響、睜眼,往手機摸,看見桌面後才揉揉眼睛,關掉旁邊還在吵吵鬧鬧的鈴聲,下床。
  對於獨居男子來說,早餐通常都是去外面買,但前天剛從法蘭西斯家回來,被塞了好幾盒保鮮盒的亞瑟從冰箱翻出一盒簡單的早餐三明治,打開蓋子拿出三明治放進烤箱加熱的同時,早早就確認今天有收到訊息的亞瑟打開內容,輕勾起嘴角,順手回傳訊息後正好可以把早餐拎出門,再去買杯咖啡就能去擠地鐵了。
  
  對於關係的轉換,至今亞瑟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明明以前看向彼此的眼睛總是很快就會錯開(除了對罵跟打架的時候),從中看見的也就是看得很熟悉的那些亦敵亦友的訊息,雖然說隨著時間過去,最開始看起來單純的東西也會變得複雜,對超越人類極限年齡的他們來說,早就體悟到不管再怎麼樣複雜的東西,到最後都可以一笑置之,只是沒想到,一直糾纏在一起的兩個人,最後能一起躺在床上對著彼此傻笑。
  他們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化學變化?到底是什麼樣的化學激素能把是人類卻又不是人類的他們變成如今的模樣?
  一般情侶會吵的東西他們也會吵,從「你能不能控制一下你的加班時數」到「為什麼你老是在接女孩子的電話」等等,總是這時候亞瑟才發現早認識對方一千年一點用也沒有,即使他們對彼此了解得相當透徹,堪稱沒人能比他們更了解對方,即使是他自己也不行的了解,但有些事情不吵就是不行,就算吵到最後會打架甚至一星期不接對面人的電話也覺得「拎杯今天就是要分分鐘教你做人」,然後把之後好段時間可能都要因為吵架而說不到話的痛苦拋到大西洋裡,忍都忍不了,當下就是得吵。
  他還以為這段磨合期會過很久,他們最不缺的也就是時間,既然吵架不會影響彼此的工作也不會影響交友(只要不在大會議上鬧翻就行,但千年來他們老是吵架,也沒人不習慣了)就好,沒想到這段期間來得快也去得快,可能是因為對彼此過於了解而加速進程,但誰知道呢,總之回過神來,他們的吵架幾乎就變成了進對方家門開始吵,吃完晚餐又和好,然後一起共度一個酸對方酸得很開心卻又被甜得很滋潤的周末,接著依依不捨的再等一兩個周末再會面。
  不是不能用電話吵,也不是沒用電話吵過,可總不知道為什麼,真的越吵時間越短,後來簡直不能用「吵」來形容,根本只是拌嘴的等級。
  阿爾弗雷德這個死小孩曾經很誠摯的告訴他,他寧可看亞瑟跟法蘭西斯當場掐架,也不想看兩個人邊酸對方邊把桌底下的手牽起來--他從後面路過的時候覺得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我實在很不想被年齡就是單身時間的人說話。」
  阿爾弗雷德聽完之後氣得表示他絕對會很快就死會給亞瑟看,亞瑟冷冷笑上幾聲,果然這話都說完不知道多久了,阿爾弗雷德的Twiter還是個標準的單身漢。
  「但小少爺你的單身時間不是比他更長嗎?」
  把這話說給法蘭西斯聽的時候,亞瑟得到了法蘭西斯關愛且悶笑的回應。
  「總比活會期短到得梅毒的人好。」
  「明明也中標的人沒資格說哥哥我。」
  「喔,別忘了那個通用的暱稱。」
  法蘭西斯難得說不出什麼有效的反擊,只是氣鼓鼓的碎念一些「一定只是神打瞌睡了」了一類攻擊力低落的話,亞瑟當時還頗開心的,只是第二天早上他就開心不起來了,腰痛啊。
  
  聽說談戀愛會讓人有變化,可亞瑟認真的想了一輪又一輪自己最大的變化好像不是個性,熟了這麼久,會突然為了戀愛改變也是蠻怪的,那個人就還是原本那個人,從小到大犯過的任何蠢況也都被對方看光光,哪個地方被將一軍很快又能從另一個地方將軍回來,變化什麼的,除了覺得陽光特別燦爛、鳥鳴特別好聽、日子更加值得期待之外,好像沒有任何變化?
  快步走過一對情侶身邊的亞瑟望著錯肩而過的他們,不自覺的笑了一下:
  對了,還有不管去哪裡,終於能名正言順有個能分享的人在身邊。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