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威廉中心]威廉與他的小王子 2.5

UL
02 /10 2014
感謝各位CWT36的來訪,
這個為了去跟人家交換賀卡硬飆的無料成功的發完了!
歡迎大家一起來跟我廚廚小王子這個怪小孩跟胃痛的少佐prpr
前面的我之後整理整理再發,這篇有特別調整一下,沒有看過前面應該也看得懂?
也歡迎發問噢~

------------------------------------

  數不清是第幾次,威廉再度敲響泰瑞爾的房門,被敲門的房間主人一臉不耐煩的打開門,看清門外是誰在打擾他的偉大研究之後,連句話都沒說就要把房門摔回去,威廉這次依然很眼明手快的以軍靴卡住了門:
  「殿下的解藥狀況如何?」
  「我不是跟你說半個月後嗎!」
  「你之前說的並不是這個日期。」
  「啊啊啊我才不想管這種小事,不要拿這種事情來煩我!」
  然後泰瑞爾用力打開門,差點沒讓威廉往前摔進房:
  「每天開口陛下閉口陛下的你不煩我都煩死了,人都已經死了還計較那堆生前的繁文縟節,你這腦袋有問題的凡人別來打擾我的腦袋,能滾多遠就滾多遠行不行?」
  砰的一聲,威廉再度被潑了一臉閉門羹。


  邁入變成小孩的第七天,古魯瓦爾多徹底的實踐何謂「小孩」的真諦。雖然跟一般的小孩比起來,他算是安靜的一派,但這跟破壞力完全是兩回事,就在威廉確定一般小孩並不會想收集動物殘骸研究之前,古魯瓦爾多已經在大小姐放養小型怪物的庭院裡造成一片血海。
  在威廉無視背後的小人偶撕心裂肺的慘叫「我的金幣銀幣銅幣鐵幣啊啊啊啊啊||」,把只有自己腰那麼高的古魯瓦爾多拎去浴室洗澡的路上,負責做晚餐的布列依斯手刀從威廉身旁衝過去、剎車、回頭、怒吼:
  「古魯瓦爾多不要以為你是小孩我就會饒過你!!!我不是說過不准進廚房嗎?威廉你放手,我現在就要讓他知道什麼叫大人的恐怖!」
  威廉覺得自己一陣胃痛,自己不過是去找泰瑞爾詢問對方答應了一個禮拜依然沒有下落的解藥,沒把古魯瓦爾多放在眼前沒有多久,目前五短身材的殿下到底是怎麼從廚房破壞到庭院的?但他還是很有監護人架勢的把古魯瓦爾多往身後藏,隔開憤怒的布列依斯,希望有話能好好談,畢竟古魯瓦爾多從以前就不聽人話,變成小孩之後更是變本加厲,想必吼上半天也只會讓布列依斯更加暴怒:
  「請問殿下在廚房做了什麼?」
  「……你要不要自己來看看?」

  威廉從廚房走出來之後突然很不想打開古魯瓦爾多的房間門,但放開目前玩累正在打瞌睡的古魯瓦爾多,估計他等等就會直接睡著,變成走廊上的路障,只要有幾個人沒注意到昏暗的走廊上還有這麼一個路障,就算他本人不介意,看到敬愛的殿下身上出現好幾個瘀青,威廉還是覺得自己的良心與敬愛之心隱隱作痛。
  古魯瓦爾多正常情況下睡在路上是不會怎樣的,人夠大夠長、盔甲夠亮夠硬,不管有沒有被人撞都不會吃虧,可現在的古魯瓦爾多整個人小小軟軟的,沒有盔甲保護,被這群穿著五花八門但絕大多數都是靴子的人踢上一腳,不瘀青也要從走廊頭滾到走廊尾,威廉真心不懂他敬愛的陛下神經到底是用什麼做的,這樣也能睡得下去。
  
  好不容易半推半抱的把目前大概只有二十公斤的古魯瓦爾多弄上床,威廉靠著床邊坐下,覺得自己似乎又被折騰掉半條命,但至少房間沒有變成一片血海這件事,讓他覺得心情格外不錯。
  從窗外的天空顏色看來,時間也不早了,威廉突然驚覺最近這陣子,他的生活裡好像每天都在忙著處理古魯瓦爾多搞出來的大小事情,忙得連被大小姐抓出跑任務地圖都沒有空||【……人都已經死了還計較那堆生前的繁文縟節……】對啊,自己為什麼要為生前的束縛所限制?不是都死了嗎?
  死了、嗎?威廉咀嚼著這冰冷卻確實的詞彙,總覺得奇怪,自己明明還在利用不死之身做為攻擊手段,卻已經是個死了的人,而在這死後的世界,還為了生前的事情而動作著。
  不曉得殿下是怎麼想的?威廉回頭看向床上睡得香甜的古魯瓦爾多,還是孩子的臉頰豐實著,還帶點幼童專有的粉嫩,威廉覺得這比他以往所見的古魯瓦爾多都像個普通人。

  無論如何,殿下都是做為殿下出生的。威廉看著古魯瓦爾多看得出神,也不知道看了多久,他卻突然感覺心中剛打上去的死結鬆開了:
  我敬重殿下並不只是因為世俗的尊卑,我所敬重的,是殿下這個人;我是我,殿下是殿下,即使死了,這也不是拋棄過去的藉口,人不就是由過去構成的?那拋棄了過去,還是個人嗎?
  即使記不清楚,但我大概也是為了尋找自己不明的過去而努力的巡遊,這樣的我又怎麼能因此拋棄已經擁有的過去?
  威廉˙庫魯托,你該遵行你過往所遵行的,因為你曾經是這個人,如今依然沒有改變,沒有拋棄過去的理由,更不需要這麼做,這都是你的一部分。

  不過,就算釋懷了,威廉這些日子以來倍增的胃痛感依然不會減少,哪怕一丁點也是。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