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法英] 相似仍不能混為一談

黑塔同人
12 /26 2013
  往常只要法蘭西斯在,亞瑟是絕對進不了廚房的,往常。
  可今天不是往常,是聖誕節--
  「看見你在我身邊,哥哥我真是擔心得胃都要痛起來了。」
  法蘭西斯全心全意的對某人說出肺腑之言,換回一句冷到跟外面下雪的氣溫一樣低的:
  「胃藥在儲藏室最大的櫃子右邊第二小格,慢走不送。」
  「噢親愛的,你知道哥哥我不是那個意思。」
  「那就閉嘴。」
  「打擾到你的情緒了?」
  「滾。」
  這裡是亞瑟他家,法蘭西斯被這麼吼完,總覺得哪裡怪怪的,把這人丟在這邊會不會燒廚房?但主人都說話了,他不走出去給點面子,今晚可能要多花很多力氣拐人上床……哎這小少爺怎麼這麼難搞呢?
  法蘭西斯在心裡躊躇老半天,表面上仍是不動聲色;他看看時鐘,下午兩點,還好,這時間還不錯,亞瑟應該會在他主宰廚房之前搞定他那堆果醬、但他也要做前置準備啊!他可還要先把肉醃好、水果做好處理,不然晚上哪來得及上完十三道甜點?

  十三道甜點是傳統法國聖誕節必須準備的東西,今年既然過在亞瑟家,那形式就要照著法國過。這是法蘭西斯答應來他覺得情調一點都不夠的倫敦過聖誕節的交換條件,不過就算亞瑟去他家,在不讓亞瑟走進廚房的前提之下,菜單依然是法蘭西斯開出滿滿三大張A3提早讓亞瑟一個一個挑,兩個人從半個月前就會為了這些甜點開始吵到一個禮拜前,法蘭西斯覺得這是甜蜜的負擔,就算嘴上少不了挖苦亞瑟幾句「甜點都是哥哥我做的呢」、「哎小少爺就是拿廚房沒轍」……這種開玩笑的句子,亞瑟也只是被他氣著從他的完美甜點裡雞蛋挑骨頭。但今年不一樣,似乎是他挖苦太多次了,這次亞瑟宣稱他在家試驗過,已經可以做出一道「必定讓鬍子你永生難忘」的甜點。
  哥哥我衷心希望是好的方面永生難忘。法蘭西斯聽出電話那頭得意洋洋的聲音還帶點霸氣,深知這次敢說不,他聖誕節就等著一個人過。
  看來這周末要記得上教堂了。掛上電話時,法蘭西斯認真的懷疑起是不是自己太久沒去做彌撒了,才會被神拋棄--英國人做的食物不見得不能吃,但那可是他的愛人、廚藝分數除了果醬之外全都是負分,還被人評價為「讓食材死第二次」的傳奇正統英國人啊!料理?法蘭西斯覺得對於一個連做沙拉都會出問題的人來說,這個名詞還是有點太高深了……
  當然,無論法蘭西斯多想逃避現實,十二月二十五號還是會來的,他主掌了其他十二道甜點,而且他也準備好聖誕禮物跟懶在家裡一整天的好計畫了(對成天加班的高階公務員,大節日當然是要先在家裡懶夠再說),法蘭西斯還是憂鬱,他從不知道原來鹽跟蛋加上一個鍋子可以出現不明物質,但亞瑟就是做得到,這讓他怎麼不擔心?他的確好奇為什麼亞瑟做果醬不會出問題,不過他現下更擔心自己能不能活著走出亞瑟的家?
  沒、沒問題,小亞瑟他以前做過的料理一定有能吃的、到底有什麼……法蘭西斯從給櫻桃派做派皮開始,思考這個問題思考到他把櫻桃派整個做完還加上裝飾包裝完成,他還是想不出任何能替亞瑟平反的有力證據。
  出門前法蘭西斯把五個牌子的胃藥往包包的暗袋裡塞好,深呼一口氣,帶著既惶恐(殺人的料理)又興奮的心情(跟戀人過聖誕)打開家門,踏過綿綿的細雪走往車站。

  於是就出現了法蘭西斯站在亞瑟旁邊,焦慮的擔心著自己胃部安全與居家安全死活不肯走離亞瑟身邊的怪樣;在這樣的監視下,被擔心的人挺安定的給水果切片,然後法蘭西斯被以「這是驚喜」為由轟了出去,還丟給他一組刀具與一袋食材,讓法蘭西斯只能在外頭找個能用的地方繼續心驚膽跳,等待亞瑟充滿自信的料理完成,肯放他進去為止。

  「喂,鬍子。」
  當亞瑟愉悅的以圍裙擦手,從廚房探出頭呼喚法蘭西斯時,法蘭西斯覺得自己的心跳好像不是自己的,跳得比在床上跟亞瑟耳鬢廝磨時還緊張。
  「你來看看吧。」
  映入法蘭西斯眼裡的,是兩個以小巧的杯子裝著,從擺盤到內容物都可以讓人感覺到製作者用心的小點心,法蘭西斯知道這東西,叫糖漬水果。
  法蘭西斯眨眨眼睛,有點不敢置信,他拿起杯子上下左右看看,確定裡面沒有被加什麼怪東西也沒跑出什麼不該出現的顏色、杯裡的果汁看起來晶瑩剔透甜美可人,再沾點旁邊一看就知道是剩的水果原料舔上一口,法蘭西斯吁出一口長氣,深刻感覺到天佑法國,沒讓他魂斷大不列顛。
  在他背後的亞瑟意外的安靜,法蘭西斯終於驚覺自己這樣的動作似乎太不信任料理人,回過頭,他正想要說的抱歉卻卡在喉頭。

  亞瑟看著法蘭西斯的表情很奇妙,融合了自豪與害怕,卻又要自己看起來很自信,可法蘭西斯看見亞瑟收緊的拳頭正下意識的扯著圍裙邊緣,他知道那是亞瑟緊張得不得了時會出現的特定動作,法蘭西斯每次看見都覺得亞瑟真是可愛透了。
  「這個真美。」
  法蘭西斯對亞瑟眨眨眼睛:
  「哥哥我喜歡這個,它的色彩真漂亮,我會很期待它們上桌的。」
  亞瑟的臉一瞬間亮了起來。

  亞瑟後來花了十五分鐘替法蘭西斯介紹他的每一個步驟,像是發現新定理的科學狂熱者,法蘭西斯由著亞瑟說,他覺得聽亞瑟說這些他早就習慣成自然的每一個步驟真有趣,亞瑟的理解方法跟他完全不是同個體系,不過他要是跟亞瑟同個體系,他很清楚這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可他還是喜歡看亞瑟快樂得像要在廚房裡跳舞的樣子,天知道亞瑟被他禁止進廚房多少年了,這次終於有點突破,如果換做法蘭西斯自己,他想他說不定也會這麼快樂。
  「來,幫哥哥我試吃一下。」
  法蘭西斯往亞瑟手上塞了支插好新鮮牛軋糖的叉子,帶著微笑看亞瑟從興奮裡空下時間,然後被自己的好手藝征服的滿足表情,覺得生命因此美好得不像話。

  晚餐後法蘭西斯吞了兩顆胃藥。
  法蘭西斯實在不懂為什麼杯子裡的東西吃起來跟原料盤上能有差異,但至少、至少是能吃的。法蘭西斯安慰自己;他在亞瑟難得拉著他講那麼多話的時間裡順口答應了亞瑟,明年可以繼續負責一道點心,而法蘭西斯由衷希望會把醋用來當果汁的亞瑟,明年千萬不要把更怪的什麼弄進杯子裡偽裝成果汁或是其他東西。





--------------------------
後記:
你們知道我過法國時間的,是吧?
壓線趕上噢,覺得自己真是太神了,真是寫到手軟(rofl)
來自烏烏茲拉丟到黑色http://i.imgur.com/2Obk9Sl.png
我原本真心以為亞瑟要燒廚房了,感謝靈感大神與小精靈不離不棄!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