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法英] 冷天

一切都是愛
11 /29 2013
相信我發在另一邊的斷更宣言,
但沒辦法醫療的病患總是不小心就發病,這想必不是我個人的問題……
不過這裡真的好久沒除塵了啊^q^

聽說今天下探十度,我快被冷掛了,大家要好好保暖喔O_<

---------------------
  亞瑟被他完全沒想到的鈴聲打斷思考,他惱怒的看向手機,正想碎念到底是哪個這麼閒著沒事幹的人在他美好的假日打電話打擾他的寧靜時光,卻在辨認出那是屬於誰的鈴聲之後從惱怒轉為莫名其妙,他伸手橫過半張桌子撈過手機:
  「鬍子?」
  『小少爺,開個門吧。』笑聲盈盈,是過把月沒見到的某人。 
  亞瑟沉默,轉瞬也不管手上拿的是百年精裝版老書,書背往桌上一摔,沒看書到底掉在桌上還是在桌下,人就往房間另一頭跑。

  啪
  
  窗外刺骨的冷風瞬間捲走亞瑟的體溫,身上只穿著家居服的他縮下脖子,瞇起眼再度探出頭,在自家樓下看見不大的雪裡有個人影雪白,身上的大衣領子與深色格紋圍巾被風吹得翻飛,亞瑟打賭窗外溫度不到攝氏十度,可外頭的金髮白痴臉上的溫度超過二十六,溫暖還勝早春溫度一些。
  
  法蘭西斯進門後很快帶上門,眼前是表情複雜得可以的亞瑟:
  「不是叫你別來?」
  「哎,哥哥我家俱樂部昨晚在你這踢歐冠呢,想必你加班加到沒時間看吧?」
  「去你的,你把天氣預報當什麼了?」
  「你說暴風雪預告嗎,小少爺?」
  法蘭西斯咯咯笑了起來:
  「你們家還真的好陣子沒下這麼大的雪了,昨晚要不是下雪跟比賽有時間差,哥哥我看也不用踢了。」
  「我是說,混蛋鬍子你是不要命了還是不要工作嗎?」
  「死不了也解雇不了的。」
  法蘭西斯看著亞瑟,偏著頭笑得很開心:
  「還是說,小少爺想用自己的身體溫暖哥哥我受寒的心呢?」
  「Fuck.」
  亞瑟對他比出中指,沒有阻止對方把自己的大衣脫了往牆上掛勾掛:
  「我真是腦子開洞了才會放你進來。」
  「小少爺這麼為哥哥我著想,真令人開心。」
  亞瑟停住自己打算往廚房走的腳步,還沒來得及開口說話,話又被來人接下去:
  「還好小少爺是真的為哥哥我擔心,才叫我別過來。」
  「你懷疑我?」
  亞瑟危險的瞇起眼,他有種被激怒的感覺,他厭惡被人沒來由的懷疑。
  「哥哥我當然要懷疑你。」
  法蘭西斯雙手一攤:
  「哥哥我一路上一直在想,萬一你真的在辦公室,我該找誰放哥哥我進去?還好小少爺並沒有嚴重的加班狂熱症。」
  「別把我跟你這種整天罷工的人相提並論。」
  亞瑟雙手抱胸,大有種要吵就來老子沒在怕的氣勢,弄得法蘭西斯笑著舉雙手投降:
  「哥哥我好冷,能不能請小少爺先給哥哥我一杯什麼暖暖身子?」
  
  不得不說其實亞瑟還是有點感動的,大雪天還有人擔心自己,跨越一道海峽的距離來看看人有沒有好好照顧自己,他刻意找出自認這種天氣喝最好的茶,擺在一邊邊煮開水邊用最快速度溜回房間換了件能看的衣服,順便整理一下沒出門就亂來的頭髮。就算他跟對方熟得要爛掉了,但他還是不太想讓對方一直看著他完全沒特別整理的樣子,三分鐘做不了什麼但總比沒做好,不是嗎?
  當亞瑟端著泡好的茶走回客廳,法蘭西斯整個人陷在沙發裡,手上拿著平板昏睡過去,亞瑟沒叫他,先偷看下對方的平板,不出意料之外的是一串細細密密給助理交代事情的對話--亞瑟嘆口長氣,卻不經意的露出微笑,帶著點無奈跟滿足。
  小心的把平板電腦從法蘭西斯還帶著點涼意的手上拿開,亞瑟順手點開了球賽賽程表,果不其然場地根本就不在這附近。

  亞瑟騙了法蘭西斯工作忙要他別冒著暴風雪過來見自己,法蘭西斯卻仍要裝作順道過來,亞瑟看著睡得不太沉的法蘭西斯,明白這陣子他也忙,可亞瑟真的很高興、很高興法蘭西斯得空就願意冒著滿天風雪來見他,他真心覺得這輩子可能都要栽在眼前的男人手上,他總不時因為法蘭西斯的用心而感動不已。
  希望你也曾為我的用心感到一瞬的心動。亞瑟看著對方臉上不顯眼的不整齊鬍渣,認真的思考該不該給對方一個出乎意料之外的吻叫人起床。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