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王子姬]如何一秒惹火告白對象

UL
08 /19 2013
Unlight Only Event 3現場的無料配布,
對不起我準備得太少了我應該印個一百份的對不起……

小心得隨意講講,想直接看文的請直接點開吧O_<
這場ONLY過得很愉快,場地很棒活動也很好玩,但我還以為有抽獎結果沒有嗎(震撼
被兩排角色COSER送出門真的爽到爆欸救命,
真的很感謝每個勞心勞力的工作人員跟偉大的主催大人,
拿到雪莉多妮扇真的超級爽!這其實是我最大的目標(爆

如果你看完這篇莫名其妙的怪東西,歡迎留言給我,我很需要大家的留言滋潤一下(欸

-----*超自嗨架空學園高中注意&連隊=同一個高中-----


  「古魯瓦爾多!」
  布列依斯有禮而符合規則的打開天台大門,確定要找的那頭灰髮在一貫會出現的位置上待著之後,踏著專屬於自己的快步走到對方身邊:
  「一個早上你都去哪裡了?伯恩老師又在問你!」
  「睡覺。」
  古魯瓦爾多連眼睛都懶得睜,任由布列依斯在他頭上造成一大塊陰影,自己則是翻個身表示他根本不在意。
  「你每天的就寢時間還不夠早嗎?」
  「發育不嫌多。」
  「完全搞不懂你。」
  「身高。」
  古魯瓦爾多睜開不同於一般瞳色的眼睛,以枕著自己手臂的動作不經意的拋來一句,讓早就(被折磨到)習慣的布列依斯當場把手上的記錄版往他身上砸下去:
  「你再不去上課,伯恩老師一定會當掉你!」
  確定布列依斯的腳步聲噠噠的消失在樓梯下,古魯瓦爾多緩緩起身離開地板,撿起擦過自己背部的記錄板掀開內層,是早上伯恩所任教的課堂考卷及隨堂筆記。布列依斯大概是被問到很煩了,嗯。古魯瓦爾多微微點頭,大概猜得出來布列依斯為什麼會在執勤的黃金時段抓空出來看他的原因。

  身為同期進來的學生,布列依斯不知道幸還是不幸的沒在開學分到室友,過把月填進來的卻是古魯瓦爾多這麼個超特權階級,不知道為什麼,糾纏了大半年的結果就是布列依斯成了全年級出名的超級翹課王古魯瓦爾多的全權代理人,負責把老師給的每個功課回去丟到對方桌上,並向調侃他的老師解釋為什麼對方跟自己這模範學生住那麼久,翹課度完全沒有降低的意思,還導致布列依斯有時候還會被拖著翻牆出去配合對方展開冒險。
  即使如此,布列依斯還是會連古魯瓦爾多的作業跟講義一起帶回宿舍,其中包含他自己的手寫筆記(雖然他一邊寫一邊碎碎念)。今天完全是特殊狀況,古魯瓦爾多很清楚,估計這份考卷被師長下達「放學交不出來就算零分」的命令,只好讓他在天台先解決掉||古魯瓦爾多掃過眼前的卷子,翻出筆袋跟布列依斯夾著「有空就給我來課上吹冷氣」紙條的筆記對比,的確是今天的上課進度,估計是隨堂考卻怕吃掉課堂時間才發下來的。

  「成績不夠了?」
  在布列依斯抓著打掃時間的超長下課衝上天台找他時,他靠在陰影處避開日光西曬,手裡看著布列依斯完全沒搞懂過的書問。
  「是為了保險,你翹掉的課太多了。」
  布列依斯接過古魯瓦爾多丟過來的飲料,不客氣的當作報酬收下,順便把考卷拎走打算放學後一起交上去。
  「上課就這麼麻煩嗎?」
  布列依斯喝了口飲料,它外包裝看起來是他會喜歡的東西,他也真的蠻喜歡的,但按照以往經驗,大概是古魯瓦爾多壓根沒喝過的新產品,是拿來讓他試毒的,他如果還會喝第二口,下次古魯瓦爾多身邊就會出現一罐類似的東西、不過這罐飲料不平價,這大約才是布列依斯最不平衡的:混蛋有錢人。
  「無聊。」古魯瓦爾多打了個呵欠:
  「考卷、謝謝,高分過關請你吃飯。」
  「居然預設是高分……」
  「懷疑嗎?」布列依斯回想之前的成績榜單,咬牙搖搖頭。古魯瓦爾多的考試名次永遠領先絕大多數的人,名次卻是隨著他心情在前五到前二十中間變換,弄得拼命讀書才保持在同樣範圍的布列依斯心裡特別不平衡。
  「總之謝謝,有需要可以問我。」功課的意味上。
  「不要再讓老師來問我了。」無奈再無奈。
  「明天會去。」古魯瓦爾多闔上書,伸個懶腰:「你人真好。」
  「啊?」布列依斯撿起放在地上的考卷,卻突然被古魯瓦爾多拉住手,一個重心不穩就往對方身上摔:「你做什麼!」
  古魯瓦爾多盯著布列依斯,兩人的臉靠得很近,近得古魯瓦爾多可以嗅到布列依斯洗髮精的味道,然後他放手一推讓布列依斯順勢站起來:
  「我很喜歡你。」
  「你天氣太熱燒壞腦袋了嗎?」布列依斯帶著點關心的看他。
  「我很認真。」
  布列依斯皺眉,轉身甩開一頭銀長髮就往外走:
  「搞不懂你。」
  「要怎麼樣你才會相信?」
  「相信什麼東西?」
  布列依斯已經走到門邊,卻被古魯瓦爾多莫名其妙的句子弄得忍不住退兩步從門後探出頭。
  「我真的很喜歡你。」
  「這樣啊||我想你還是去看個醫生吧。」
  古魯瓦爾多聽見鐵門關上的聲音。
  
  第二天下午,同樣的時間段,早上真的有乖乖上課的古魯瓦爾多又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一向秉持對方有來上課就好,至少別讓老師把砲口對準他的布列依斯沒有心情與時間尋找自己的室友,他正在沿著走廊檢查同學的打掃狀況做登記,這是他每天都要做的事情。
  正當他差最後幾個格子寫完就可以離開時,他的同班同學從走廊另一端衝過來:「布列依斯,公布欄!」 
  公布欄有新公告?還是被人惡作劇?看著同學奔跑的樣子,看來是發生了什麼緊急事態?

  交往吧,布列依斯。

  簡短有力的七個字被釘在人來人往的全校公布欄上,誰也沒注意是什麼時候貼上去的,似乎是打掃時間之前有人趁上課來貼的,而同班同學帶著布列依斯趕到現場時,旁邊已經聚集一整圈好事的人群在討論到底是誰貼了這麼一條熱情如火的訊息在上頭。
  理解上頭那句話的瞬間,布列依斯站在公布欄前,腦袋一片空白,遲遲沒有回神,直到拉著他來的同學擔心的拽著他的袖子甩了幾下:「布列依斯?」 
  「……我沒事。」布列依斯勉強的笑笑:「給我幾分鐘。」
  
  「古魯瓦爾多!!!」
  布列依斯顧不得禮節,暴力的推開天台的門:
  「你到底在想什麼?中暑去看醫生行不行?拿我尋開心很好玩嗎?」
  「我去見了醫生。」
  古魯瓦爾多從陰影中走出:
  「他說這是相思病。」


留言

秘密留言

看到布告欄那幾個字就笑了wwwww
相思病wwwwww
小布你辛苦了,希望你接下來的耐心最大值能越練越高不會爆掉www

Re: 沒有輸入標題

>雪倌

超w想w殺w他wwwwww吾友Kris<真想幫你手工每一張後面都寫個「幹!」
我覺得這個設定的王子姬...大學三年級都還不會在一起(靠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