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34 Unlight《And I'm home》王子姬小說本預購頁

UL
07 /30 2013
各位好,這裡是藍夢樹,這次由於種種莫名其妙的因緣關係,誠惶誠恐的生出了這本本子,
其目的很單純,只是用自己的角度去描述一個故事,希望已經R5的兩位可以在星幽界安息。
逝者已逝,於是悲劇不能被改寫,但至少想用自己的一份綿薄微力,幻想他們至少能在另一個世界微笑。
(無關表示因為靈感來自某魔法少女的角色曲所以書名就、嗯有興趣請自己丟丟你水管(欸)

王子姬正面

書名:《And I'm home》
作者:藍夢樹  
封面繪者:   
字數:一萬六上下→一萬七,最後字數爆掉了^q^
頁數:40P(不含扉頁跟後記)
大小:A5
價格:110NT
攤位號碼:CWT34-雙日K32 (1F) ULO3-安妮10(寄攤)(0814更動

特典:因為我很想送所以要強迫中獎,預定的都有一包仙楂糖,因為它看起來很像流星的碎片(哪有)

*劇情含有雙角色R1-R5捏他,在意者請迴避
*布列依斯完全是個妹控
*捏造連隊小少年時期佔了好多版面
*星幽界含自家互動,OOC可能請注意


    >>預定走這裡<<

預定截止:八月四日(0804 作者還沒關窗,填到表單被我關掉為止,估計最慘會到六號(UCCU
     預定截止囉,還有需要的人我們會場見O_< (0806)
試閱內收
試閱一:
 
  吶,布列依斯,這有什麼值得難過的呢?

  布列依斯從夢裡驚醒,揉著困鎖的眉間困惑的想著夢裡那句話到底是誰說的,記憶一片模糊,亂得他頭痛。為什麼會夢到這樣的夢?他一點頭緒也沒有,只記得昨天去探望梅莉雅時仍然只能隔著透明塑膠布的焦躁感,繞著他整整一天仍然沒放過他。
  難不成是與妹妹相關的夢嗎?布列依斯揉著剛睡醒還有些模糊的眼睛,在床上以坐著的樣子伸了個大大的懶腰,固定著伸高雙手的動作幾秒之後才放下手,算是完成了早晨的醒腦動作,也藉由拉開筋骨讓剛清醒的動作少去一些遲鈍感。
  似乎做了一個讓自己不太開心的夢?布列依斯對著浴廁內的鏡子發楞,努力回想著到底是做了一個什麼樣的夢,才會讓自己清醒之後仍然覺得心情鬱悶。他邊壓著疑似因此而翹起的側邊頭髮髮尾邊從遺留下來的片段拼湊記憶。
  夢裡的色澤陰陰沉沉,他記得這個,還記得有一雙血紅色的眼睛……布列依斯像是戳到了什麼開關,一瞬間他想起了大半夢境,是個寧願自己不要回想起來會比較愉快的夢境,夢裡那個連隊時期就是怪胎的古魯瓦爾多,隆茲布魯王國出了名的黑太子,自己跟他說了什麼已經搞不清楚了,但是對方那雙像是玻璃珠一樣的紅色眼睛在夢裡閃著令他覺得不舒服的顏色,整個夢境最明亮的色澤就是那雙眼睛,少了以前記得的那種深不見底的感覺,多了堪稱「純真」的因素--簡直不可思議到了極點。
  布列依斯記得自己的記憶裡,古魯瓦爾多總是給人一種陰沉且生人勿近的感受,自己上次見到他的時候那種感覺變得更加強烈,已經成長不少的黑太子與他都已經跟當時在連隊裡的模樣大不相同,身上給人的氣息也是,他沒記錯的話,夢裡那句話最有可能就是在上次見面時,對方拋來的句子。他夢裡的古魯瓦爾多還是當年剛進連隊不久後的樣子,幼小的身材穿著剛發下來不太合身的衣服,問著對他來說過於殘酷,時間點也完全對不上的問題。
  到底為什麼會做這個夢呢?

試閱二:

  「你聽誰說的?」
  「別人。」
  「你連對方的名字都不知道嗎?」
  古魯瓦爾多誠實的點下頭,然後他收集到布列依斯的新表情,他思索幾秒後決定建檔為「崩潰」。
  「你打算什麼時候回來?」
  「找到。」
  「找不到怎麼辦?」
  「繼續找。」
  古魯瓦爾多在旁人看起來壓根沒把「找不到」設進選項裡,對於這種人,實在讓人不曉得該為了他的勇往直前而敬佩或胃痛--但古魯瓦爾多充滿常識性,本身也是個完全常識人的布列依絲毫不猶豫選擇了後者,因為被教官抓到深夜外出甚至外出未歸,不曉得那時候人在哪裡的古魯瓦爾多可能沒什麼事,但身為室友的布列依斯絕對會被連坐害慘。就算古魯瓦爾多至今為止有幾次的脫隊行動,但一是在練習時間跑掉,二是用餐時間溜掉,那都算是古魯瓦爾多一個人的責任,今天卻是在私人時間裡,室友布列依斯面前明目張膽的離開宿舍,沒被抓到還好,萬一被抓到的後果布列依斯連想都不想去想。
  「萬一到天亮你都找不到怎麼辦?」
  「繼續。」
  布列依斯給他一個絕望的表情,似乎正在絞盡腦汁想辦法說服古魯瓦爾多好好留在宿舍裡,古魯瓦爾多倒也難得的保持看起來有些好笑的動作,靜靜的聽布列依斯可以想出點什麼理由把他拖下來,雖然布列依斯直到古魯瓦爾多兩隻手都上了窗台還是沒想到什麼好法子,直接衝上去把人拉住:
  「你會害我也被處罰。」想當然古魯瓦爾多並沒有把這當一回事,只是點頭表示他知道,這下是布列依斯急了:
  「你現在出去,我馬上去通知教官。」
  「在巡邏。」
  布列依斯的表情像是被人揍了肚子卻不能叫出聲,於是古魯瓦爾多迅速拍掉布列依斯的手,正要跳出去,卻突然回頭看向正打算再次撲上來的布列依斯:
  「你擔心我不回來?」
  「廢話。」
  「你跟著我去。」

試閱三:

  「哥哥,工作辛苦了。」
  「不會,梅莉雅妳呢?還好嗎?」
  「嗯,我都有好好吃藥,藥真的很難吃噢,真想快點好起來。」
  「我想一定會的。」
  梅莉雅的話觸動了布列依斯心中不想觸碰的痛處。為了「治療梅莉雅」這個名義,距離上次來訪梅莉雅,他又手刃數個曾經的夥伴。他從沒習慣過這種事情,可也漸漸麻木了,否則他不可能撐到現在,現在梅莉亞的治療有了曙光,他覺得自己似乎能更麻木的去對待那些汙染者,把他們當作不屬於人類的存在去處決。
  在梅莉雅長期昏迷不醒的時候,他已經不只一次懷疑過自己這樣做的意義在哪裡?如果梅莉雅就這麼一睡不醒的可能性他也想過,「至少梅莉雅活著」,他唯一的家人還在已經是對他最大的安慰,但他也不只一次擔心過梅莉雅中間突然撐不住了,自己該怎麼辦?如果梅莉雅突然就這麼拋下一切的走了,自己到底該怎麼辦?
  因為這樣的可能性不是零,布列依斯為此輾轉反側夜不成眠無數次,可看著眼前梅莉雅一如以往的可愛笑容,他暗暗痛掐上自己的腿,從這樣的痛覺裡去感受現實的重量,這並不是夢,這是現實、貨真價實的現實,就算未來充滿了烏雲,至少他的希望已經保住、至少他看見了陽光落下的可能性。
  這並不是夢,梅莉雅還活著,她一天天會好起來的,總有一天她又能像是在故鄉那樣健康而活潑的笑著。
  前半句是事實,而布列依斯已經下定決心,他會不惜一切讓後半句也成為事實。

試閱四(0805補上):

  古魯瓦爾多會敲到他手痠,然後坐下來把他沒有要但是硬被塞了一份的餐點吃完,接著繼續坐門;這個舉動意外讓負責叫人吃飯的值日生省了不少事,因為古魯瓦爾多敲得大半宅邸的人都聽得見,所有人都知道是放飯時間到了,唯獨他要找的人發揮超乎常人的耐心與抗噪能力,每天被這樣照三餐敲都沒有要開門的意思。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古魯瓦爾多會這麼耐心的等人開門,艾伯李斯特的時候是艾依查庫是很正常的事情,誰都知道他們感情好,可是古魯瓦爾多跟布列依斯……?連常與古魯瓦爾多一起出門的利恩都搖頭,最後的結論是每次他得了急性自閉症的時候(古魯瓦爾多得了不只一次),布列依斯都會幫他準備好餐點,然後古魯瓦爾多重情重義所以要報恩——利恩話都沒說完自己就停了,連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推測。
  不過沒有人否認,對別人都挺有禮貌的布列依斯面對古魯瓦爾多很容易失去冷靜,而古魯瓦爾多只有跟布列依斯配在一起才會記得要幫後面的人抽牌、當然,只抽了布列依斯跟自己的份。沒有人會想特別吐槽他這點,只是也沒人能夠否認他們的關係似乎跟他們對待別人不太一樣,連隊的某教官開賭盤押是因為他們是室友,跟賭的超過七人,但被跟布列依斯感情不錯的雪莉抓到之後,所有人只能躲去弗雷特里西房間下注,免得雪莉直接往手上切下去噴得整個賭盤都看不清楚。
  那對精神很傷的。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