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魂】[光亮(光?)]短寫

一切都是愛
05 /28 2013
看到前幾天在轉的那張十年後的妄想大爆發
其實我當天就寫完了但一直忘記貼(遠

本文看到結局就是那樣沒有後續了真的(?)

------------------------------

  「糟糕,又是這個時間了!」
  塔矢亮從棋盤中抬頭看向時鐘,露出了混雜懊惱與無可奈何的表情。
  「啊,真的,已經沒有電車了呢。」
  真正應該著急的人看起來十分鎮定,只見他伸了個大大的懶腰,然後起身站直:
  「看來今天又得睡在你家了。」
  「下次設個鬧鐘如何?」
  「這點子比改到我家下棋更沒有用的感覺。」
  「……說的也是。」塔矢亮嘆了一口氣。

  對於他們兩個棋癡來說,塔矢亮常常沒有別人在的家裡成了他們常用的聚會場所。偶爾他們也會帶幾個人回來,但通常這一個人住顯得過大的屋子裡總是他們兩個製造的聲音,尤其是棋子落在棋盤上,聽起來像是庭園造景的水流落進池塘裡那樣靜謐得自然。
  「喂塔矢,我餓了。」
  「上次買的快煮麵在儲藏櫃裡,自己去煮。」
  「你不餓嗎?」
  「還好。」
  塔矢亮拿出手機,開始回覆裡頭在他們對弈時躺進去的郵件。
  「你要加蛋嗎?」
  走到儲藏櫃前,進藤光順便連旁邊的冰箱都一起打開了。
  「我不是說不用嗎?」
  「順便吃一點嘛,你家的蛋應該快壞了吧,記得是我上次帶和谷他們來時順便買的。」
  說起來好像真有這麼一回事。
  「那我吃水煮蛋就好。」
  「那我也吃水煮蛋就好。」
  進藤光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反正我只是餓了而已,吃這個感覺可以一邊吃一邊檢討剛剛的棋局。」
  「也好。」
  塔矢亮似乎回完了手上的簡訊,跟著起身拉長了身體,然後他注意到進藤光的視線一直都在他身上。
  「看著我看什麼?」
  塔矢亮困惑的問:
  「不是要煮蛋?」
  「沒有啦。」
  進藤光抓抓頭,看起來一點職業棋士的架式都沒有,像個他這年紀所有的大男孩:
  「只是覺得,塔矢你的頭髮是不是有點太長了啊?」
  塔矢亮轉頭看向已經垂到肩上的頭髮,若有所思:
  「有陣子沒有理它了,是該找一天剪掉比較好。」
  「趁機換個形象不好嗎?」
  「啊?」
  進藤光一邊洗手一邊側著頭看他:
  「你一直都是那個髮型,看起來跟國中生沒有兩樣。」
  「你知道你是最沒有資格這麼說我的人嗎?」頭上那片黃作何解釋?
  「這是我的個人特色,換掉我會不習慣。」
  進藤光小心的把蛋放進水裡慢慢煮著,接上下句話的速度卻比塔矢亮接他的話更快:
  「而且我覺得你留長髮應該蠻好看的吧。」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