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瑪格中心]親愛的,聽我說

UL
05 /13 2013
遲到約半小時的母親節賀文,寫完才發現快一千八、難怪大過期(遠)
*CP友情提示:伊奧瑪格 時間點在R1之前

-----------------


  這幾天來,妳一直覺得身體不太舒服,起初妳以為是最近實驗做多了、進度趕了,所以身體開始出點問題,所以妳決定要請天假休息。
  那天休假妳久違的睡到了日正當中才醒過來,睡了太久的神智迷迷糊糊的,拉開窗簾看向窗外的大太陽才驚覺現在應該是中午,習慣性的想著等等應該要午休去另一個實驗室,連排程都考慮好了才想到今天自己請假沒去上班。妳露出微笑帶著自嘲,思索著自己是不是工作得有點太過勤快,會不會不知不覺忘了些什麼。
  伊奧席夫的位置是空的,妳苦笑並覺得不習慣,往常同單位的妳們應該是要一起用餐出門的才對,可今天家裡只剩妳一個。

  妳下床換上家居服,慢慢踱步走到浴室扭開水,把自己從睡太久的昏沉裡徹底叫醒,伸個大大的懶腰再對著鏡子檢查自己的儀容,很好,今天肌膚依然很正常,那麼今天應該要做些什麼來打發時間呢?雖然說這個假日名義上是用來休養身體,但妳早已習慣忙碌的生活,連假日也會好好的準備之後的工作,突然來了個假日,妳覺得有些茫然,想著要打開線路看看工作進度,打開開關之前又制止了自己別幹傻事,不是說要休養?
  妳苦惱的想著自己也過得太無趣了,怎麼把自己從工作拔開就不曉得要做什麼了呢?想來想去,妳最終決定要出門散步。

  妳發覺自己很久沒這麼悠閒的做點什麼了,午後的陽光讓妳有種熟悉又陌生的感覺,連大街也是,妳好久沒有在這個時間出門走走。午後的大街行人不多,就算有人也和妳一樣慢慢的在屋簷下悠閒的散著步,和其他人比起來,妳的速度居然還硬生生快上他們一截,讓妳忍不住讓腳步放得更慢,試圖感染他們身上的悠閒。
  妳記得家附近有個小公園,裡頭總有孩子在跑跳,以前妳還不是這麼忙碌的時候,每次經過都會忍不住停下來看看那些跑跑跳跳的活潑孩子,想著自己哪一天也可以有這麼一個孩子給自己帶著,在小公園裡跑跑跳跳就好了、就算是個會在角落跟樹木發呆的孩子也好,妳想。
  妳按著記憶走到小公園的原址,驚訝的發現小公園變大了,多了一片小小的草坪、幾種新型的遊樂設施,而孩子們歡樂的笑聲卻一點都沒有變,這讓妳忍不住勾起嘴角,覺得自己似乎也被那些孩子染上那些單純的快樂。
  妳一直都沒有孩子,妳不是很確定是為什麼,明明次數不算是特別少(妳認為),但結婚數年,你們的重心還是工作,最近似乎連其他事情都忘得像是在你們的世界消失的那樣,世界之於你們就是實驗室、家、實驗室、家、放假、實驗室……這樣的輪迴。妳對工作沒什麼不滿,妳其實很喜歡實驗,只是偶然這麼停下來檢視自己的生活,會覺得有點空虛、僅此而已。
  
  在看著公園裡的孩子發了一陣子的呆之後,妳默默覺得很想睡,雖然妳不太懂為什麼才出門晃上一陣不長的時間,妳就覺得眼皮沉重,但妳最終決定去買點什麼給明天的早餐做點變化,別在一直重複機器人調理包之後就回家。最近妳總覺得家裡的餐點少了點什麼,明明伊奧席夫掛保證說味道沒變,妳還是會忍不住在用完餐之後拿點帶著果酸的飲料才去檢查工作進度--思及至此,妳又從架上拿了幾瓶果酸飲料。
  妳回家的時候,理所當然的仍然只有妳一個人,妳看著只有機器人在的房子,到書房坐下,往椅背一躺又下意識的想摸向工作,卻突然有股異樣敢從胃裡翻攪上喉嚨,妳急急奔去洗手間,吐得妳困惑不解,好不容易喘過氣,妳還在想最近有哪裡不對勁,該不會自己的身體操勞出病,有沒有其他可以判定的徵召可以猜出自己是不是有什麼重病前兆?然後妳想起,月事已經三個多月沒來找妳了。

  「伊奧!」
  妳在他回家的時候以高亢的音調熱切的呼喚他:
  「我們就要有個寶寶了!」
  他睜大眼睛,花了幾秒鐘大概是在思考妳話裡的內容,接著久違的笑了起來:
  「太棒了,我們什麼時候上個醫院?」
  「我都預約好了,下星期,還有、你是不是該陪我去逛個街?」
  聽到逛街,伊奧席夫的臉立刻垮了下來,跟全天下的男人一樣,但他還是努力的打起精神,繼續跟妳對話:
  「怎麼突然要逛?」
  「買寶寶的床、寶寶的衣服、寶寶的玩具……」
  「妳幾個月了?」
  「三個多月吧,對了,那要先去找型錄呢,哪一家比較好呢?」
  「那還有半年的時間呢!」
  伊奧席夫似乎被妳逗笑了,他走過來抱住妳:
  「慢慢來,我們不缺錢,妳想買什麼都好。」
  「真的?」
  「真的。」
  妳給他送上一個吻,滿意的看著一向保守的伊奧席夫紅了臉,然後繼續快樂以熱切的想像對伊奧席夫進行寶寶經轟炸。妳花了一個下午連睡午覺都忘了的查閱那些育兒資料可不是白查的,妳覺得自己從沒這麼擅長資料蒐集過。

  「對了,你想給寶寶取什麼名字好?」
  「瑪格,我們連孩子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呢。」
  「知道了就可以取了嗎?」
  「妳不先等孩子出生嗎?」
  「我已經寫了三頁的名字備用,到時候我擔心我會寫完整本筆記本,你要不要先看看哪幾個比較好聽?」
  「瑪格……」

  親愛的寶寶,我已經等不及要跟你見面。
  




-------------------------------
後記(有R卡捏):
其實我想了很久,伊奧席夫在這個家庭中的定位,從R卡給我的感覺他是很愛瑪格的
但是他在瑪格R2的表現應該讓很多人想大罵他人渣,我試圖幫他洗白了一點,應該說,對我來說他本來就是這樣的人,
從故事裡可以知道瑪格在研究的是很危險的禁忌,伊奧席夫如果是個保守的人,很明顯他寧可失去尼西也不會想失去瑪格:孩子再生就有,但瑪格出事就沒有了,這種痛感大概是七八十分跟破了一百分的痛吧?何況瑪格的實驗可能會讓妻兒一起掰掉,他不敢相信那個實驗,對那個世界的人來說,有人說要做混沌的研究大概就跟這個世界裡有人跟妳說他要研究禁藥的感覺吧?
伊奧席夫後來無法愛尼西的原因或許就是因為尼西讓他失去了一生最愛的女人(而且當時近乎瘋狂的瑪格對他來說應該就是孩子把她逼瘋了),但尼西是瑪格拼命救回來的孩子,(我想他也知道不是尼西的錯)所以他還是把尼西留在自己身邊照顧,沒有想辦法把他送走,他把尼西當成瑪格留給他的責任,尼西的R卡裡說過伊奧席夫有想幫他找醫生,所以我才會這樣推測,他會替尼西想事情,可是無法愛他,造化弄人毀了一個應該幸福的家庭,沒有人有錯,只是立場不一樣而已,對我來說就是這樣的。

結果打完就過半了而且好嚴肅喔(爆笑)
我突然好想寫一個現代的溫馨小家庭(但我猜瑪格一定不會作菜都丟給勉強會做的伊奧席夫(妳在私設什麼啦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