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蘇格蘭中心]聖安德魯之日 垂釣

一切都是愛
12 /01 2012
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的可以丟一下估狗,總之簡單來說就是蘇格蘭旗日,可是他們不會放假(補充P
原本想打英倫四兄弟的,可是想想這根本是蘇格蘭中心然後英格蘭戲分很多的東西(?)
順帶一題很吵的是阿威,很自動自發的是小愛(被揍爛

噢對,我一向過歐洲時間。

----------------------------

  一、二、三,很好,一個都沒掉。

  「報告大哥,小弟掉在後面的草叢裡!」

  「而且他很吵。」

  似乎是指後面傳來的抽泣聲。

  

  好不容易他一個不大的少年帶著三個其實不大,最小的一個連走路都走不穩,讓他們全都懷疑發展遲緩的弟弟走到村人用來泊船的木製碼頭上,三個人一人一定點,有如一個蘿蔔一個坑的坐上自己屬意的位置,他是最早坐穩的那個,而最小的一團綠色在他眼角有意無意的滾了好幾分鐘才找到個座位坐下,只是他不太懂為什麼對方要挑一個他眼角還是看得到的位置,就不能離開他的視線好讓他清淨清靜嗎?
  他不是很清楚為什麼那個一頭亂髮的小東西會一直出現在他的眼角,可他右手邊的人已經因為他異常平凡的轉頭煩到直接換了個地方坐。



  最小的影子晃著危險的不規則線路,明明已經調整過長度的釣竿還是高於他兩倍長,當漂亮的弧線終於甩上水面時,他似乎聽見了不明顯的笑聲被隱藏在綠色的外罩底下。

  

  他們這次的出遊很臨時性,只是老三說嚷嚷想出門垂釣,老二把宗卷摔到一邊去很快同意,他懶洋洋的不想帶三個人出門,最小的那個卻從角落冒出來閃著一雙綠眼睛,他沉吟了半天想著要什麼方式推掉才能讓自己面對那雙眼睛可以沒那麼有罪惡感,老三卻神速的跑回來告訴他外頭的人同意了,老二甚至已經撈出自己的釣竿並霸占更衣室……他覺得他無限次不想當老大的念頭又冒了出來,尤其是小不點拉著他的衣襬時。



  他隨手拉起釣竿,上頭咬著一隻不算小的魚,他咬著的草桿揚了一下,似乎是很滿意,然後他聽見後方傳來抱怨:

  「你把魚都釣光了!」

  「技術差不要怪我。」

  他邊說話邊順勢瞥了對方的水桶一眼,的確是沒什麼大魚,另一個稍大的除了一條特別肥的之外,自己六分滿(還是最大)的水桶的確是收穫豐滿,他對此無論客觀或主觀都感到滿意,此行他本來就沒打算要有多少收穫,乾脆伸個懶腰打個呵欠紓解一下坐太久的疲累,他打算去旁邊走走,等著另外三個人累了再回來撿人。



  走離碼頭前,他又看了一眼最小的他,水桶裡空蕩蕩的,表情看起來十分難看,縮成一團還硬撐著握釣竿,他猜他一定手痠了卻又死活不肯放棄,其實他蠻好奇這像誰?

  他饒有興味的多看了他幾眼,終於為了那在他眼中愚蠢至極的手法看不下眼而走了過去:

  「給我。」

  對方像是受了很大的驚嚇,從地上蹦起來時差點連釣竿都甩了下去。

  「我說,給我。」

  他難得有耐心的朝他伸出手,示意對方把釣竿交到他手上。

  對方怯生生的樣子讓他覺得自己有點像強盜,好心沒有好報。所幸對方終於在他為數不多今天特別高的耐心消磨殆盡前交出了手上短小卻不輕的釣竿。

  「過來我這邊坐著。」

  他招手要把交出釣竿後還是站離自己好幾步遠的小不點叫到自己身側:

  「看著。」

  做完一連串的自我流動作,他從小不點的眼裡讀到崇拜,他不討厭,並發現自己似乎多了一件可以高興的事情。

  

  他興手又抓著對自己來說過於短小的釣竿釣上了幾隻魚。頭幾次他還能聽見身旁傳來的歡呼、驚嘆,但第三隻魚過後,旁邊似乎顯得有些安靜,他拉起釣竿轉過頭,好奇旁邊發生了什麼事,正好碰上小不點往他身上睡過。

  他抬眼皺眉,嚼了嚼上嘴裡其實只是他拿來打發時間的草根,決定往後躺下,畢竟草地挺舒服的,陽光也還明亮,其他兩人又還不想停手,他也懶得叫人起床,乾脆睡個午覺也不錯。



  小不點在他膝上扭了扭,他猜是正在長成的腿跟粗布是個破爛組合造成的,於是他向後,同時把人抱上自己肚子。反正他又不覺得這點重量會對他造成任何困擾,並將其解釋為自己偶爾的善心大發。

  至於等等肚上的人會不會滾下去,這就不是他的管轄範圍了。






---------
阿鈣點文(?) 我是否崩潰到不是CWT32都寫得下去,一千四到底是怎麼來的^q^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