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P三十題挑戰 【APH】[法英]13-15

黑塔同人
09 /19 2012
安安我寫到18了可是我都沒來發喔(被輾)
對不起,要恨就恨論文吧(你)

----------------------
13.吃冰淇淋
終於中英文零誤差的一題


  「甜點想吃什麼,法式或者義式的冰淇淋?」

  英國不是很在意法國把美式整個抽掉,比較猶豫兩種都很好吃,該從何選擇,最後因為夏天到了怕奶油,選擇了後者。

  沒想到法國不是走進廚房變魔術(英國的觀點),是走進書房搬出一堆地圖跟旅遊雜誌。

  「這是要做什麼?」英國大惑不解。

  「不是說要吃義式冰淇淋?」

  法國翻出一本印刷無比精美的雜誌:

  「你的假還有吧,請一天做個小旅行,直接去原產地不是更美好嗎?」

  英國沉默的看著他覺得發了神經的法國,最後他跟著發起神經排出了一天假,至今他把這個舉動怪罪於法國的笨蛋電波會傳染之上。


  

  兩個人禮拜六一早出發,預計禮拜一下午踏上回程,貨真價實是個小度假,法國訂了間靠海的小旅館,海浪與南歐的陽光曬得英國完全懶在陽台上不想出門,法國當然不會這麼放過他,拉著人推進不遠的水裡,弄得英國完全炸毛,跟法國在沙灘上玩起你追我跑。

  以上動作浪漫成分零,英國的殺意遠到十幾公尺外的人都會下意識的閃開一條水路給他們在淺灘上玩追殺。

  法國當然不是省油的燈,完全沒打算減速,比誰都明白停下來就完蛋的他甚至還善用掩體,平安躲過好幾次英國跳躍而來的攻擊,甚至還潛進海裡讓不諳水性的英國在淺灘上跳腳;英國沒打算這樣放過法國,直接抄起旁邊的石頭就開始砸,砸到賺到,結果最後法國還是給他打到一記,咕嚕咕嚕沉下去,把英國嚇壞了。

  英國衝上前去,等到他發現法國根本在整他,想揍人才注意到自己底下踩不太到地,法國還沒放過他,伸手把人拽進更深的水裡,弄得英國只能死死抓住他,咬著唇沒慘叫就很了不起。


  

  結束了一早上的你追我跑之玩命終結站,他們在太陽剛靠近山頭時便肩並肩去喝下午茶。只是度假中,桌上擺的不是三層甜點與高級紅茶,而是一杯義式冰淇淋佐果汁,把肉麻當有趣的法國還故意只點了一杯,請可愛的女服務生配給他們一隻情侶專用愛心型吸管。

  「好吃嗎?」

  法國撐頰看他,另一手上的動作一如往常的優雅,看得出來吃得很開心,而英國自己也吃得很開心,要他坦率承認又辦不到,於是他選擇繼續掃光所有冰淇淋。

  法國看著他笑了起來。

  「笑什麼?」

  「只是很開心。」

  法國坐直了身子,把杯裡英國喜歡的配料挖了點過去放過去;英國遲疑了幾秒,跟著做起一樣的動作,得到了法國把湯匙遞到他嘴邊這動作做為回應。

  


  第二天兩個人一起因為肌肉痠痛躺在床上不想起來,英國喃喃抱怨著自己怎麼會這麼笨,最笨在於忘記收操,法國笑了幾聲說至少他們還年輕,肌肉痠痛隔天就來,否則還真不知道上班發做該怎麼辦。

  「大叔閉嘴沒人當你啞巴。」

  「英國你以為你自己很年輕嗎?」

  「比你年輕就好。」 

  於是他們展開了愚蠢的床上打架,動作不大又考驗機智為重,底下還有軟綿綿的床墊著,居然也被他們這樣玩了好久,回過神又累得可以再睡一場回籠覺,可喜可賀。


  

  抵達機場時他們又點了一杯冰淇淋。這次兩個人只點了一杯,難得有兩個人都很喜歡的口味,上機前看到就順便買下坐在靠窗的的窗台邊給太陽曬著吃,雖然陽光大部分都打在法國身上。

  「謝謝。」

  法國一瞬間以為自己聽錯了。

  「再說一次?」

  「沒聽到就算了,為自己的重聽感到可惜吧。」

  「誰重聽了!」

  「年紀大了就會毛病多,不用瞞我。」

  「年紀小小就得了妄想症,哥哥我真為你的未來擔心。」

  「有種再說一次。」

  明明唇槍舌劍,兩個人卻都沒有放過眼前冰淇淋的意思,只是越吃越快,活像是吃完才能揍人,導致橫亙在兩支湯匙中間的只剩下金屬與玻璃的小調。

  「哥哥我才要謝謝你。」

  英國動作慢了半拍,眼睜睜看著最後一口被法國送進嘴裡。

  「能跟你來,我很幸福。」

  英國眨眨眼,法國的眼睛離他眼前不到三公分,唇上傳來的柔軟感觸讓他知道法國橫過了桌子吻他。



  飛機喧囂著掠過窗外。




14.性轉換


  英國難得的比法國早醒。

  雖然說是是醒了,但本來就有些低血壓的英國沒有打算馬上起床,他繼續躺在床上遊走半夢半醒的邊界,想想難得有機會看晨光照在睡自己隔壁的某人臉上,他微微側了身對上對方的臉,卻驚覺有哪裡不太對。
  縮小的臉型、細緻的長睫毛、胸前柔軟的觸感--冷靜點大不列顛,這中間一定出現了什麼誤會,你昨天是跟某個全身都是毛的死敵兼夥伴上床溫存,不是跟一個留著一頭金髮,從希臘神話走出來的美女睡覺、那眼前的人又是誰?
  英國覺得如果把自己譬喻成電腦,現在他的CPU鐵定正在不正常發熱,即將面臨報銷。
  眼前的美女動了動眼皮,伸了一個小小的懶腰,張開跟某人一模一樣的海藍色眼睛對著他笑:
  「早安,小少爺--」
  英國差點被她的聲音融化,但他覺得對方沒把話說完很奇怪,現在看著他的眼神也很奇怪。
  「好小。」
  英國低頭,一雙纖白玉手就壓在自己胸前。

  「好痛,小少爺暴力狂!哪有人一大清早這樣說早安的?哥哥我沒有這樣教過你!」
  撫著還在發麻的臉頰,法國哀怨的看著英國,後者一臉無情的鄙視著她:
  「我也不記得有哪國的早安是用這種方式打招呼的,變態。」 
  「都不會想摸一下嗎?是軟軟的胸部、啊,不過小少爺的很小所以不會想摸?」
  「去死吧法國,不管是男的或者女的都一樣。」
  「哥哥我知道妳很想❤」
  說著法國就把英國的手壓上自己豐滿的胸前,讓英國瞬間刷紅了臉想抽回手,法國卻趁機欺近她偷襲,讓她一大清早又讓法國臉上多了個掌印。
  但不得不說真的很軟。
 
  「總之妳先去備餐,我來想想昨天發生了什麼。」
  「加油~」
  沒有揮掉法國朝自己丟來的飛吻,英國直接坐在沙發上,雙手抱胸,翹著腿開始認真思索他們昨天到底去了哪、做了什麼,才會兩個人一起變成女的。
  「小少爺,等等去買衣服好不好?」法國的聲音從廚房傳出來,伴隨著煎鍋的聲音與香氣。
  「你發什麼神經?」英國還在苦惱,而且對於法國的打斷有點惱怒。
  「都變成女生了,不趁機體驗一下嗎?」
  「穿這樣能出門嗎?」
  英國沒有開玩笑,他們現在身上穿著的都是男版襯衫跟繫得極緊的西裝褲,看起來鬆垮垮又明顯大幾號,讓英國一度考慮只穿襯衫然後待在家裡一整天算了。
  「哥哥我剛剛傳簡訊請人送衣服來了。」
  
  當法國蹦蹦跳跳的抱著跟女同事借來的衣服走到他面前時,他幾乎還能聽見女同事笑翻了說要記得寄照片當租金的聲音。
  「你的同事……」
  「很可愛的女孩子對吧?」
  英國無言以對,然後被法國砸了好幾件女用襯衫到臉上:
  「既然不知道會持續到什麼時候,來去逛逛買衣服嘛。」
  「這句話你剛剛說過了。」
  「那就是答應的意思?」
  「等、你用哪隻耳朵聽的?」
  
  「不要對他們放電啦。」
  「你吃醋?」
  「不、你是男的。」
  法國朝他笑了笑:
  「那有什麼關係?」
  英國決定低下頭喝她的咖啡。
  結果被法國拉著去街上走了一圈,衣服還是拿滿了一隻手。壓著裙擺,英國覺得裙子這種東西真涼,完全搞不懂大哥跟女人是怎麼穿習慣的。
  可眼前的某人卻穿得好像她本來就是個女人,這讓英國的火大程度往上跳了一個等級:
  「妳不覺得妳挑內衣的動作太熟練了嗎?」
  「因為哥哥我已經陪女同事去買過很多次啦❤」
  「一個女人講話不要哥哥來哥哥去的,煩死了。」
  「那『姊姊』?」
  英國覺得無力的等級又往上提升了一級。
  「啊對了,小少爺,還是叫小小姐?」
  「……你還是叫我的名字好了。」
  英國的肩膀垮了下來。
  「那,小英國?」
  「為什麼那個小字還在啊?」
  「不重要啦,剛剛阿西傳簡訊問姐姐我說我們有沒有怎麼樣,你覺得他想問什麼?」
  「啥?」
  英國愣了一下,直覺反應抽出手機撥通電話,法國坐在對面好整以暇的邊吃蛋糕邊等她打完。
  
  「……這是個影響全世界的緊急狀態。」
  相對於英國天要塌下來的凝重臉色,法國盯著指甲冒出一句:
  「姊姊我想去買指甲油。」
  「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而且你就這樣接受了!?」
  「小英國不要那麼緊張嘛,世界是這麼神奇的,搞不好明天就變回來了,何況這還沒有你的幻想朋友奇妙呢。」
  「妖精是真實存在的!是你的心太骯髒了所以看不到!」
  「好好好,是真的。」
  英國發出了小動物磨牙的聲音,法國看著,優雅的遮起嘴笑了出來。
 
  「小英國,不用太擔心啦,你看,小義還是這麼可愛呢。」
  看著法國手機裡一如往常一團亂的義大利簡訊,英國不懂她想說什麼。
  「哥哥我的意思是,你不覺得大家都沒變嗎?」
  「不是全被變了性別嗎?」
  「小義可沒有變成強氣的女孩喔?」
  英國遲了一會才明白話裡的癥結。
  「看,你懂了嗎?」
  法國兩手一攤,朝她眨眼,長長的睫毛漂亮得令人目不轉睛。
  英國沉吟半晌沒有回應她,她卻欺近英國,近得英國聞得到她身上屬於女孩子的專有體香。
  「小英國。」
  「幹、幹嘛?」
  英國下意識的想後退,手卻被壓住無法移動。
  「好不容易有機會變成女孩子,難道妳不想試試看嗎?」
  「……」
  英國想反駁卻又不是那麼想,不可否認她也有點好奇。
  「所以,來試試吧。」
  英國沉痛覺得讓一個大叔包著美女的皮大概是全世界最危險的事。
  「乖,我會讓妳舒服的❤」
  她的邀請根本沒有拒絕的選項。



15.不同的著裝風格

  「英國,早安,你今天吃錯藥?」
  「去死吧法國。」
  「哥哥我說我們今天見面是為了開會吧?」
  「反正只有我們兩個沒差吧?」
  「不,哥哥我多少還是覺得有點、對不起我錯了,請放下您手上的兇器。」
  難得一場會是開在單獨的會議室,法國原本以為這會是一場開完就能吃飯,中間不要吵架就很容易睡著的小會議,他正奇怪英國大熱天的穿件風衣是做什麼,英國人的浪漫?這個問題在英國帶上門開始脫外套的時候獲得解答。
  英國今天穿著全黑配銀飾,聽起來沒什麼問題,有問題的是那是全套龐克風。
  「小少爺你以為你自己幾歲了?」
  「比你年輕就好。」
  單手翻著眼前的簡報,英國撐著頰,用手指敲桌面示意法國有話快講,可不銹鋼的戒指敲在桌上聲音特別磨人,吵得法國忍不住要他把戒指取下來。
  「你什麼老人家的耳朵。」
  「這是哥哥我的辦公室,恕我無法接受。」
  「嘖。」
  英國不甘不願的收起整手的戒指。
  .
  「今天怎麼突然穿成這個樣子?」法國又掃視了他一次,結論是自己果然不能習慣,就算特殊剪裁的布料搭著黑色的主色把英國的腰線包得無比性感。
  「下午有活動,等等開完會沒時間換裝了」
  「難得你會參加這種活動。」
  「閉嘴開會,順便把你猥褻的眼神收回去。」
  「小少爺好過分--」
  「再吵這東西會就在你那張蠢臉上。」
  英國搖了搖手上一疊厚紙,成功讓法國閉嘴繼續開會。
  .
  「今天就到這,辛苦了。」
  「你也是。」然後法國桌上出現了一張紋身貼紙:
  「幫我貼一下。」
  「……貼哪?」法國沉默了一下,懶得吐槽。
  「脖子後頭。」英國轉過身,微微撩起頭髮,露出白淨的頸後。
  法國順手抽出抽屜裡常備的濕紙巾,擦上英國頸後時,冰涼的觸感讓英國縮了一下,惹得法國發笑,不意外的換來一個狠瞪。
  將貼紙完整的貼上了英國後頸的同時,法國以手壓過上頭,以確認它沒有問題,並在下個瞬間吻上英國的後頸,英國抖了一下,沒有阻止他。法國吻的動作帶有侵略的性質,有種吸吮的感覺,從右方一路吻上了左耳後。
  英國緊抓著過於自然就擱在自己腰上的手,咬著下唇沒有讓任何聲音溜出嘴角,並在法國意圖解他褲頭時狠狠的把他的手指向後折。
  「我要走了。」
  英國急忙抄起擱在一邊的的風衣,轉身要走,卻被法國拉住:
  「還有時間,不是嗎?」
  「去死。」
  英國沒有壓住臉上的紅潮。
  「啊,果然有反應了?」
  「看來剛剛我折得不夠大力。」
  「住手!哥哥我的手指真的會斷掉的!」
  
  看著捧著自己的手指退到牆邊的法國,英國露出了滿意的微笑:
  「活該。」



----後記----
因為隔了太久才寫後記都快忘差不多了(爆
13.根本就是兩個幼稚園兒跟腦袋破洞的情侶混合體 艸
醒醒好ㄇ,雖然我自己很喜歡,但回過頭根本就只是兩個北七啊(撞牆

14.自己寫得最不滿意的一篇,因為糾結很久到底要怎麼轉,轉一個還是轉兩個,轉到甚至連女版國家都拿出來hshshs老半天才寫,我果然還是對女版法x男版英比較有興趣--性轉單轉英國最可愛了!!!(閉嘴

15.原本有R18伏筆的,可是我愉快的拆掉了YO(被揍
砍掉近三分之一的文章,這種打掉重寫這麼多的經驗還真少見(?)龐克的部分其實我也不太熟(爆)所以有錯歡迎吐槽,不過我有部分也有自己的設定,廢話太多不多寫了,你們問的話我再想想當初到底在想啥(欸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