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法獨]35.獨裁者的獨角戲

黑塔同人
06 /27 2012
一直很想寫點關於他們的什麼,
秉持著阿廚的本氣,其實這篇架在法英上,而且已經是三創了
明明是想寫點甜的,但莫名的腦袋卻被渾身是傷的葛格吻著崩潰的路德維希的畫面占據,想想最後還是不寫吻下去,給大家自己想像好了(爆(你已經寫出來了
原本沒打算寫這麼長的,真是意外意外|||
寫到最後已經不曉得自己在寫什麼(爆)





  「路德。」
  路德維希少見的沒有理會出聲呼喚他的人,身為軍人的他往常無論如何都是會應答的。
  發聲的人似乎很明白路德維希現在的狀態,鐵鍊摩擦地板,發出刺耳且令人生厭的噪音--
  「不要過來!」 
  路德維希的聲音難得的顫抖著,過於激動的情緒沒有隱藏好,從聲音裡露出了蛛絲馬跡,但鐵鍊所造成的噪音只停了幾秒,像是只是在等他說完話。

  路德維希遮著自己表情的手掌微微開了縫,往下放了一點,瞪視著那頭原該閃著耀眼金黃,如今卻被髒亂掩蓋得斑駁的髮。
  法蘭西斯拖著長長的鐵鍊,被血跡濺灑過的鍊子生了點點鏽痕,怵目驚心的模樣似乎沒有被他放在眼裡,他只是半跪著膝蓋,安靜的看著路德維希。路德維希明白他不是不想更靠近了,只是鐵鍊到了盡頭,但他不明白法蘭西斯靠近他的原因。

  「路德,你的軍隊怎麼樣?」

  明知故問。
  法蘭西斯的臉被皮鞭甩出了一條全新的紅痕,他的頭被迫轉了四分之一圈,鮮紅色的血液從破裂的皮膚裡滾落。
  即使是這個時候,路德維希的力道仍是精準,但他放下皮鞭的手卻在顫抖,他們彼此明白下一次不會有這麼精準的出手,但法蘭西斯仍是開口呼喚了他的名字:
  「路德。」
  路德維希顫抖的手沒有甩出,他終於放下了皮鞭,再度把自己蒼白的面容隱藏在漆黑的手套底下,埋進膝間。
  「還記得嗎,哥哥我曾經跟基爾說過,寧可讓你被羅德養大?」
  路德維希搞不清楚法蘭西斯這句話的用意,卻仍是點了頭,這讓法蘭西斯的嘴角勾起了一點點的微笑,這個微笑則在下一秒被扯動的痛楚扯散。
  「基爾啊,從小就在戰火裡長大,哥哥我是不知道他的心裡是怎麼看著我們這些一出生就是國家的人啦,但是他滿腦子都是變強、變得更強,你很清楚,不是嗎?」
  傷口似乎不是路德維希想得那麼嚴重,法蘭西斯是微笑著在跟他說這些話的,但也可能是法蘭西斯本來就是個面對絕望仍能微笑的傢伙。
  「每個國家本來就是在紛爭裡被孕育的,所以放鬆也是很重要的,你知道嗎?」
  法蘭西斯的聲音很溫柔,就像是大哥哥在對小孩子說話那樣。
  你太認真了。法蘭西斯像是在說這句話,路德維希無法理解法蘭西斯的思維,他猜測法蘭西斯或許並不知道他的軍隊、他的國家怎麼了。

  「『他』還在做著關於日耳曼尼亞的美夢嗎?」
  路德維希全身一震,蒼白的臉驚嚇的看著法蘭西斯,法蘭西斯卻只是微笑,高深莫測得叫路德維希不由自主的害怕。
  「你啊,還沒好好享受過愛情吧?」
  法蘭西斯突然丟出了風馬牛不相干,卻頗有他個人風味的離題句子,沒有理會路德維希困惑的表情,他逕自說了下去:
  「愛情是很棒的東西喔,哥哥我認為生命如果要挑個東西來享受,那麼一定是愛情吧!」
  藍色的流光映著燈光,壁上難看的昏黃光線卻被那片湖水映成宮殿的水晶光芒,連著路德維希的身影一起:
  「路德, 戰爭就快結束了,對吧?哥哥我聽得見。 」
  你是怎麼聽見的?路德維希不知道該嘲笑法蘭西斯以隱藏,還是承認、承認自己的敗北、法蘭西斯看著他的眼睛裡有著什麼,他看不透。
  路德維希注意到水滴從他臉上滑落,但他毫無感覺。
  「這模樣被基爾看見,哥哥我可是會連手都斷掉的。」
  路德維希聽得見法蘭西斯調笑的聲音,但他不想理會,他只是看著透明的水珠落下,卻完全不明白自己正在發生什麼。
  法蘭西斯搆著他的手,他直覺的起身抄起皮鞭,在揮落皮鞭之前,看著法蘭西斯幾乎像要替他哭泣,又像是悲憫的表情,他突然失去了所有的力氣,雙膝落在法蘭西斯面前的石地,與他近乎齊高,低下的頭遲遲抬不起。
  溫暖的溫度從他的頭上傳來。
  法蘭西斯沒有多花什麼力氣,只是伸手一拉,路德維希已經栽進他的胸前,沒有反抗、沒有反應--
  「……為什麼會這樣?」
  路德維希喃喃自語著:
  「一開始很順利,計策應該沒有錯,『他』的確給了我們強盛、『他』的命令我們都確實的遵從了、為什麼、為什麼、?」
  任由路德維希由小而大的聲音在耳邊像是炸彈由遠而近的轟炸,法蘭西斯出借懷抱出得很灑脫,他只做了一個動作:輕拍路德維希的背,像是哄小孩那樣,但這樣已夠讓路德維希弄濕他整片灰白的前襟。
  「你很聰明,路德,」
  法蘭西斯在路德維希的耳邊靜靜的開口,聲音暖得不像是個被他囚禁了數月的男人:
  「只是太認真了而已。」

  你演著自己的獨角戲,自己卻毫不願意懷疑。

留言

秘密留言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