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瑪格莉特中心]67.捨子謠

UL
05 /14 2012
我腦袋是否有坑我為什麼要先發在PASTE呢我明明就有BLOG啊......
PASTE連結:http://paste.plurk.com/show/1064535/
靈感來源:http://www.plurk.com/p/gdf0pb 推推大家去看(痛哭流涕)

------------------------------


  到了異世的戰士們並不是全無記憶的,他們多少保留了斷得幾乎拼不出原樣的記憶,雖然沒剩多少,但都不無小補,例如看見熟人時會跳出一點點回憶,或是碰到某些東西時會有點模糊的畫面。
  生活上的記憶似乎都被完整保留的他們,與人之間的對應只能用僅存的破碎記憶來向自己證明,自己並不是個沒有過去、沒有任何親友、孤零零的、被灌輸了記憶的人造人,這時候他們總是會特別羨慕帶著寵物抵達這裡的人。雖然那些人可能也搞不太清楚為什麼他們身邊會跟著這隻動物;例如雪莉,幾乎只記得小狗的名字,相處的記憶什麼的消失得幾乎不剩。
  
  瑪格莉特並沒有帶著寵物什麼的抵達這個異質空間,但她擁有比無法溝通的寵物更好用的、足以補上一些過去的片段的夥伴,一顆不知道是用什麼技術做出的小小機械球體,可以錄影、拍照。這讓隊上的人們總愛沒事來請瑪格翻翻這顆球體,看看裡面記載的零碎片段裡是不是曾經有自己的身影掠過。
  可惜的是,這個球體就像是被算在瑪格本人的身體裡那樣,明明沒有故障(瑪格就是知道)卻遺失了很多瑪格莉特認為應該要在的東西,因此一群人來玩的結果常常都是敗興而歸。不過這似乎成了一種遊戲,在沒什麼事情做的時候,總是會有人跑到瑪格莉特身邊想挖挖看能不能多少挖到一點新東西,並在心底盼望能見到一點熟悉的什麼,天知道這殘缺的記憶有沒有機會因為一點衝擊而想起來一點點呢?
 
  這天,鎖了機密資料就把球丟給其他人玩的瑪格莉特突然被呼喚回球的身邊。
  「瑪格,這是誰啊?」
  傑多攀著桌邊,跟雪莉一起偏了半邊的頭望著瑪格莉特。
  被疑惑的視線圍繞著的瑪格莉特沒有露出周圍的人預想中會有的困窘表情,帶著微笑說明那張照片裡小小的、約連翻身都還不會的嬰兒,說:
  「我兒子。」
  此話一出,語驚四座,某個年齡層以下的人驚訝於瑪格莉特居然有小孩,某個年齡層以上則多一種驚訝,對於瑪格莉特美到令人嘆息的腰身居然屬於曾經生過小孩的女性這件事。
  對於還想繼續追問的眾人,瑪格莉特給了一個斷絕希望的回答:
  「我連他的名字都不記得了,就別問了吧。」
  然後旁邊的男人馬上被其他女性推開,從貝琳達轉得駭人的長劍就能明白,長期與瑪格莉特並肩作戰的她深知瑪格莉特有多不想繼續談這個話題。
  
  「還是甚麼都想不起來嗎?」
  蕾格列芙關心的問著,雖然表情還是那張冷臉,但語氣裡已經透露出明顯的關心。
  瑪格莉特苦笑著搖頭:
  「還是沒辦法呢,只能清楚的明白那是我的孩子,應該還是獨生子以外什麼都想不起來……對了,他有頭咖啡色的頭髮,顏色淺淺的,這是最近新想起來的,希望不要變深才好,以前的我似乎很喜歡那樣的髮色,雖然搞不清楚原因。」
  看著瑪格莉特的微笑,貝琳達有種陌生感,感覺自己難以了解這樣的瑪格莉特,但同為女人,她仍是給了笑得讓人心疼的她一個擁抱,蕾格列芙也跟著抱了上去,雖然這身高抱起來有些微妙。
  「瑪格。」
  從頭到尾都聽著話,但不常與瑪格莉特談心的艾妲突然冒出了驚人之語:
  「蕾格的頭髮是你說的咖啡色吧?」 
  在場其他人的視線突然全部跑到了蕾格列芙的身上,然後開始交頭接耳,低語起:
  「記得蕾格的限定對話是……」
  「雖然對瑪格姊姊很失禮,但……」
  「……中二、這樣的話根本是中二!」
  「…………」
  「……」
  蕾格列芙終於忍不住重申:
  「吾輩是人偶,並不是由凡胎所生,你們這些人都記住了!」
  「萬一妳真的是瑪格姐的孩子,妳那禮拜的點心就全送我吧!」
  多妮妲一臉不相信的開了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賭約,蕾格列芙正發窘的想著該怎麼回答,瑪格莉特就笑著打斷了其他人的對話,直指著房門口:
  「大小姐來了,不先去搶個任務名額嗎?」

  「瑪格。」
  打完任務,因為貝琳達與蕾格列芙聊得正激烈,因此壓後與大小姐走在末尾的瑪格莉特突然被問了個難以回答的問題:
  「你想知道你兒子的消息嗎?」
  瑪格莉特又走了好幾分鐘的路,才回答有些沒有把握瑪格莉特被這麼問會不會生氣而緊張的小女孩:
  「大小姐,承蒙厚愛,但請讓我自己回想起來。」
  「這樣嗎?」
  小女孩呼出了一口長氣,緊抱著剛剛拿到的怪物卡,自顧自的說了下去:
  「今天對妳來說,其實是個重要的節日呢。」
  小女孩看著瑪格莉特,以琉璃做出的眼底難得的流露出了情緒:
  「母親節快樂,我的夥伴。」
  然後她從口袋裡掏出了一朵豔紅的康乃馨:
  「在我存在的世界裡,這朵花是在這個節日被獻給所有偉大的母親的。」
  瑪格莉特愣了愣,不知不覺停下了腳步,跟著小女孩也停下了腳步,舉高的雙手捧著花,等著瑪格莉特收下。
  
  像一世紀的光陰掠過的時間長度後,瑪格莉特空白的臉上終於出現了一點表情,是個悲傷的微笑:
  「謝謝妳,大小姐,但這朵花我不能收下,請您留著吧。」
  「為什麼?」
  看著小女孩失望與驚訝交雜的表情,瑪格莉特笑得更加悲傷:
  「……我認為,一個連自己孩子的樣貌都記不起的女人,沒有資格承擔『母親』這麼沉重而美好的稱呼。」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