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法英]胸痛

黑塔同人
04 /25 2012
標題完全不曉得在幹嘛,與內文幾無關係
原題是左心房顫動,想想不滿意就不管了(爆

前置訊息是這兩個人還沒跨過線
是某個趴囉的節錄,我覺得還OK就直接放了,需要說明者請隨便找個方法連絡我
用留言最快(認真

近況是隨手有寫就看看丟不丟上來,雖然寫得很痛扣想砍手但慾望無窮(?
--------------------
  法蘭西斯的手掌向後,手指微微的勾著,像是在等他握上去。

  亞瑟下意識的吞了一口口水,他知道法蘭西斯想說什麼,但是他還沒有勇氣、還沒有。

  他把放在胸前的手往前伸了一點,又收了回來,重複了好幾次仍沒能將手伸出去;法蘭西斯在他的眼裡越來越小,就快看不到了,他想出聲大叫,呼喚對方的名字,卻發現他發不出聲音……法蘭西斯停下腳步,回頭,亞瑟看不清楚他的表情,於是他瞇著眼想要看清楚--然後鬧鐘響起,亞瑟從夢裡驚醒。亞瑟在床上無法對焦的盯著天花板好幾分鐘,好不容易從低血壓的早晨狀態裡成功爬下床。

  直到冰涼的水珠撞上亞瑟的臉,亞瑟才用力眨了眨眼睛,借力轉換到清醒狀態。帶著早餐跳上公車,亞瑟習慣性的打開智慧型手機連上線,打算看看工作夥伴傳來的訊息,不意外的看見昨天催過的稿子已經有了封審稿通知靜靜躺在信箱裡。

  亞瑟又想起了那個夢。他不是第一次做這個夢,重複的夢境裡,法蘭西斯總是站在他的前方,站在那裡向他做出那個動作,亞瑟知道他在等著他,無以名狀的明白,但自己總是等到他即將要離開了,卻仍是站在原地,直到法蘭西斯回頭瞬間,他才有辦法叫上自己的腳。但夢總是在這段時間內清醒,他仍是不知道法蘭西斯到底對著他露出了什麼樣的表情。

  亞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做這個夢,但想起這個夢,他的心跳總是會因此像是被什麼東西微微的抓住,開始微微發痛;他下意識的抓緊左胸口的襯衫,無法理解自己的每一個動作。

  法蘭西斯,我們是朋友、對吧?

  無法呼吸的幻覺一瞬間抓住了亞瑟,他難受的半瞇起眼,祈禱到站的時刻早點來臨,將這一切的責任怪罪在過於擁擠的通勤時間公車空氣不足。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