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法英]午後

一切都是愛
10 /25 2011

差點忘了要更新(去撞牆好嗎)

--------------------------------------

  隱藏在光鮮亮麗的外表底下,法蘭西斯的心裡其實對自己的人生並不是抱有太遠大太過於正經的希望的,對他來說,只要日子過得快樂,過得問心無愧,還能跟好朋友們過著像現在這樣要笑就笑要抓狂就抓狂的日子,然後抓懷裡人的手走下去,他沒什麼想要特別期望的。
  看過太多人們的悲歡離合,不管是在自己手上的、在別人手上的,曾經持有的光輝璀璨即使能照耀半個世界又怎樣呢?最後依然會隨著時間消逝的。
  再高的山丘也會被磨平,他曾以為最深不可測的海洋也會被時間填平,追逐著名利的人們最後還是會跟淡泊的人一樣,在歷史的洪流裡被沖刷得頂多只剩一個名字,更多的是連名字都沒有留下就被吞噬的人們。
  與其那麼計較名字是否會被留下,不如把重視的名字以靈魂為筆寫在心口上,這對他來說實際多了。

  「喂。」
  懶懶躺在法蘭西斯懷裡的亞瑟盯著看著窗外出神的法蘭西斯,出聲呼喚:
  「在想什麼?」
  法蘭西斯的手掌半是寵溺半是玩鬧的壓上亞瑟額前的短短瀏海:
  「當然是想下午茶的點心要做什麼囉❤」
  「喔,我想吃千層派。」
  用手背輕輕推開法蘭西斯的手肘,亞瑟還給自己的瀏海自由。
  「你早上剛把最後一塊吃完。」
  「有意見嗎?」
  面對著嘴上兇悍但還是賴在自己腰上,把自己的膝蓋當墊被靠的亞瑟,法蘭西斯笑了笑,低頭親吻亞瑟的唇:
  「這樣你會發ㄆ──痛、小少爺放手、痛痛──」
  「再說一次就殺了你!」
  
  等到法蘭西斯眼角含淚的把自己的寶貝頭髮從亞瑟手上搶回來,亞瑟又重新橋好自己的位置後,法蘭西斯才重新開啟剛剛中斷的話題:
  「真的要吃千層派?」
  「廢話,還有,明天我要布朗尼、後天要菊那邊那個什麼、抹茶口味的餅乾。」
  「居然連後天的都想好了……」
  法蘭西斯認真的覺得自己可能太寵亞瑟,或者亞瑟太看重自己,他到底要怎麼在兩天內生出抹茶粉這個材料?開車衝去好幾公里外的小店買?不行,明天的會議推不掉;還是請菊寄過來?那時間一定趕不上的。
  「……菊寄了一袋來我家。」
  低下頭,亞瑟用著簡直在考驗法蘭西斯聽力的碎語吐出這句話。
  「你的廚房炸了?」
  「……」
  亞瑟不甘心的拿起旁邊的抱枕遮住臉。
  果然是這樣。法蘭西斯趁著亞瑟看不見,自顧自的點了點頭,下了結論。要不是自己做不出來,亞瑟基本上是不會開一些食材天方夜譚的東西給他的……不過為什麼亞瑟做不出來的東西會變成他在做?這是不是哪裡不太對?

  正想出聲把逃避現實的亞瑟從抱枕底下抓出來,亞瑟卻搶先他一步拉下抱枕露出眼睛:
  「這次只有烤箱。」
  「原來你手指的傷是這樣來的啊。」
  有點漫不經心的拉起亞瑟剛剛重被自己重新上過藥,貼上OK蹦的手指以自己的手指輕輕摩蹭,法蘭西斯理解了為什麼剛剛他怎麼問,亞瑟都不想告訴他怎麼受傷的原因。
  「就說哥哥我會負責你的伙食了,別再去碰廚房了,喔?」
  「誰要給你這混帳鬍渣養?我還沒落魄到需要你來同情我!」
  面對亞瑟毫不留情面的回擊,法蘭西斯的嘴角笑開了一朵別有意圖的花:
  「哥哥我的冰箱裡還有幾個可麗露,要吃嗎?」
  亞瑟的臉上寫著他想叫法蘭西斯去死,最好還是他親手送上路,但掙扎了好一陣子,他仍舊被點心給折服。
  「……要。」
  
  哼著小曲把烤箱裡微微加熱至外皮酥脆的可麗露取出裝盤,沒有忘記給亞瑟泡杯他喜歡的紅茶中和甜味,法蘭西斯笑著一手端著一只小盤子走出廚房,迎向有亞瑟在等著的客廳沙發。
  


  痛苦的事情特別容易被人們記得,但這樣活著,不是太累了嗎?有什麼理由必須活得那麼辛苦呢?
  與其追求長遠的榮耀,他還是喜歡當下的幸福很多很多❤

--------------------------------------

久違的後記:
我自己都覺得十分意味不明的一篇,只是想要傳達快樂就好的人生觀(?)一開始是凌晨掛點前拌著笑忘歌做的東西(無錯字)後面的修改完全靠主流亂加糖分,希望沒有讓這道原本就很奇妙的菜變得更奇妙^q^❤

留言

秘密留言

完全感受到幸福的氛圍了呦~~
的確痛苦的事情很多,但也有很多幸福的事情。

Re: 沒有輸入標題

>雪倌
人要常常看著快樂的事情才會過得快樂啊ˊˇˋ
積雨雲再厚,總有一天會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