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法英]某日

一切都是愛
07 /18 2011
水深火熱依舊繼續,希望寫得出點東西

-------------------------------------
  這是一個在夏天某一個太陽很大、天氣很熱的日子裡所發生的故事。

  「嗚哇──熱死了。」
  亞瑟終於受不了天氣的炎熱,順手抄起一旁的遙控器將冷氣打開,同在一間房間一起趕公文的法蘭西斯從紙堆裡抬頭看了亞瑟的動作一眼,很快的又把頭埋回公文裡,淡淡的提醒他:
  「這樣馬修會難過的。」
  「啊?」
  亞瑟露出不解的表情看向法蘭西斯,只差沒在臉上寫「你在說什麼?」
  「北極熊啊,你忘了嗎?」
  「哇你梗也繞太遠。」
  想起常常跟在馬修身邊的熊二郎,亞瑟終於搞清楚法蘭西斯在說什麼,不過他沒有多加理會的打開了吊扇。
  法蘭西斯抬起頭,視線對著亞瑟一臉奇怪的問:
  「學校已經開放開冷氣了嗎?」
  「這裡是學生會室。」
  「不算在學校裡面嗎,學生會室?」
  面對法蘭西斯尖銳的提問,亞瑟往專用的辦公椅椅背上一倒,斬鐵截釘的回答:
  「我是 學 生 會 長,沒有問題的。」
  他揉揉太陽穴,像是自言自語的補了一句:
  「整天走來走去的讓我納涼一下會怎樣?」
  看著亞瑟一違往常,沒什麼精神的表情,法蘭西斯關心的詢問:
  「昨天沒睡好?」
  「沒睡好……你筆停下來了。」
  亞瑟睜開半閉著養神的眼睛看向法蘭西斯,眼神凜冽,法蘭西斯則在聽見亞瑟說了什麼之後眼神死的放下手上的筆:
  「哥哥我連改了一個半小時都沒有停過了拜託讓我休息一下……不過哥哥我記得你的寢室應該已經連開兩天冷氣了?」
  「真是辛苦啊,那麼這疊也拜託你了。」
  亞瑟冷冷將桌上一疊半人高的紙張往法蘭西斯的方向推過去:
  「冷氣什麼的你管我。」
  「……哥哥我還擔心你半夜亂滾滾到把被子滾掉了呢。」
  法蘭西斯此刻的眼神已經完全死透,不過他仍沒忘了反嗆亞瑟這件要事。
  面對法蘭西斯死透的眼神及完全不讓他在口頭上占點便宜的回嗆,亞瑟不耐煩的回話:
  「這我看完了麻煩你動動手蓋個章,順帶一提踢被子這種事情誰會幹我比較想知道。」
  「那還真是辛苦了──」
  法蘭西斯拍拍手邊另一疊公文:
  「這疊應該也是你要審的怎麼會是哥哥我在審?」
  「把它搞定跟出去跑腿你選一個。」
  「到最後跑腿還是哥哥我在跑啊……」
  法蘭西斯認命的接過那一疊估計可以再耗掉兩小時的東西開始蓋章,嘴上不饒人的繼續對話:
  「不過沒睡好跟亂滾不是等號嗎?」
  「給我閉嘴。還有,別講得我好像沒做事一樣!」
  「啊啊小少爺腦羞了,難不成哥哥我猜對了嗎?」
  法蘭西斯搶在亞瑟殺人的眼光往身上撞過來之前又補上了一句:
  「哥哥我知道你熬了一個禮拜的夜。是說你的表情從剛剛開始就很糟糕,怎麼了嗎?」
  亞瑟又揉了揉太陽穴,閉著眼睛靠在椅背上,表情有點痛苦的回答法蘭西斯:
  「偏頭痛……。」
  「昨天你頭髮又沒吹乾就去睡?」
  無視法蘭西斯突然正經起來的聲音,亞瑟有點痛苦的閉上眼睛,回答:
  「懶得吹。」
  「偏頭痛會比花那一點時間吹頭髮好?」
  「累死了誰管那麼多啊。」
  法蘭西斯的聲音完全壓低,感覺很想發火但是按住性子的撂下很不威脅的威脅:
  「信不信哥哥我下次直接殺去你房間幫你吹乾再放你去睡?」
  「不用了謝謝。」亞瑟順手把手上的筆往桌上丟,讓整個人完全陷到椅背裡。
  「拜託你吹一下好嗎,頭髮那麼短吹那一下耗不了多少時間的。」
  「短才容易乾啊。」
  「問題是你就是因為沒吹才偏頭痛的。」
  「那是因為沒擦乾。」
  「知道短就擦一下會怎樣嗎?」
  「就跟你說很累你聽不懂嗎?」
  沉默了一下,法蘭西斯乾脆的選擇放棄進行已經陷入鬼打牆循環的對話,把話題岔到另外一邊另闢戰場:
  「你這樣上課能認真哥哥我還真佩服你。」
  「該做的筆記都做了,你還想怎樣?」
  「可是哥哥我會心疼。」
  亞瑟睜開眼睛,挑眉:
  「那你幫我解決這堆東西我就可以回去睡覺了。」
  「這不是治偏頭痛的方法。」
  「休息就會好了。」
  聽見亞瑟的回答,法蘭西斯在心裡嘆了口氣,終於放棄繼續進行這無意義的對話:
  「要不要去保健室拿藥?」
  「運動會剛過完那邊鐵定都是人,我不想去擠。」
  亞瑟皺了皺眉,把自己從椅子裡拔起往桌上趴過去:
  「好累……他媽的今天天氣這麼好幹嘛……」 
  「辛苦了。」
  把椅子滑到亞瑟面前,法蘭西斯寵溺的輕輕揉揉亞瑟的頭髮:
  「明年就當納涼組好了……」
  「明年的學生會也不是我們負責就是了。」
  「還真不想交棒……不過,納涼什麼的我是說運動會的項目。」
  「小少爺你真的太拼了……哥哥我看見你的比賽項目還以為打錯了呢。」
  「……放掉網球好了。」
  法蘭西斯在聽到亞瑟像是夢囈又似乎十分認真的那句話後輕輕笑了出聲:
  「你捨得你就放棄啊。」
  「那還是算了。」
  亞瑟眨了眨眼睛,把頭轉了個方向繼續趴著:
  「說真的,打完那個就不想動了。」
  「跟那天熱到很誇張也有關係吧,哥哥我從排球場上走下來時也完全不想再多走一步了。」
  「……」
  無視法蘭西斯的碎碎念,亞瑟從桌上爬了起來,丟給法蘭西斯一句話就當著他的面躺到疑似挪用公款換新的高級沙發上:
  「剩下的就交給你了。」
  「你打算睡到關門嗎?」
  「我自己會起來,不用麻煩了。」
  他掏出手機調設定好鬧鐘,直接把手臂往眼前一蓋瞬間進入夢鄉。

  法蘭西斯失笑,露出十分複雜但應該是好笑為多無奈為輔的表情把一大疊的未審核文件全都抱到自己專用的桌上,輕輕的用不會吵醒亞瑟的音量朝著他道了聲:
  「晚安,哥哥我心愛的小少爺。」


留言

秘密留言

耶我昨天也熱到沒吹頭髮OAO /

、、、然後我是來亂 (搶辦公椅) 的 (你

溫柔體貼又愛操心的哥哥好萌!~
照顧者和被照顧者的組合簡直是治癒的代名詞呀!

常常沒吹頭髮,
結果就是像亞瑟那樣偏頭痛(這人真是
照顧亞瑟的葛格,激萌!!

Re: 沒有輸入標題

>攸奈
去搶啊wwww沒吹頭髮自重啦會很容易偏頭痛好嗎wwwwww

>Luo
我覺得葛格應該很想直接搬到亞瑟房間每天盯他吹頭髮(閉嘴)

>葛桔
又一個沒吹頭髮的!?
請記得吹頭髮啊!然後謝謝喜歡(我老婆)/////歡迎多來玩\OW</